因为诸神的徽记全部是图片,为了省容量我全删了,想看详情请点击链接费伦诸神

阿曼纳塔 Amaunator

永恒太阳之守卫 The Keeper of the Eternal Sun,秩序之光 the Light of Law,黄神 the Yellow God
    
律法之准则与太阳之荣耀都归入阿曼纳塔的神职。其祭司会协助社群建起官僚机构和律法秩序。他们时常在合同与协议签署时充当见证,并为这些文件标上阿曼纳塔的太阳标记以示意其有效性。
    
他的祭司宣导,阿曼纳塔曾有过多次死而复生的经历。如太阳一般,时而进入黑暗的国度,却又总会再次将其光耀之凝视投向世界。阿曼纳塔被人们认作一位严厉而不轻饶他人之神只。他的行为举止与西凡纳斯Silvanus并无二致,其本身关心的不是生命的平衡,而是专注于让一切按天界的秩序运作,让一切承诺得以被遵守,一切律法规则得以体现。
    
农夫和旅行者会向他在祈求下雨或晴天,其他人也会向他祈求天气转好。向阿曼纳塔告诫最常见的方式,便是在白日之下践行一切立下的誓言,签署的合约和公布的法律。根植大众的常识认为,庄严宣誓与太阳的联系,即是人们完成交易或发表声明前,常常会停下等待一段时间,让云层飘过显露出清澈的太阳。 

 

阿斯莫提亚斯 Asmodeus
第九层之主(The Lord of the Ninth),偶蹄者(The Cloven)注二,古老的蹄与角(Old Hoof and Horn)

公开信仰阿斯莫提亚斯约开始于一个世纪前,一小群教徒和富有魅力的领导者在法疫(Spell plague)的余波中出现。这个大灾变让很多人开始询问,为何神会震怒或为何遗弃他们。阿斯莫提亚斯的信徒为抱有疑问之人提供了解答以及一个会原谅他们所有过错的神只。虽然,在之后数十年间,阿斯莫提亚斯的信徒仍在苦苦挣扎寻求接纳。

在北方人民的信仰中,阿斯莫提亚斯是第九层之主,是九层地狱所有魔鬼的领袖。人们深知魔鬼的铁石心肠以及身为雄辩滔滔的诱惑商贾,它们施恩代价之高昂等同一个人的灵魂。当一个灵魂停留在朦胧之域(Fugue Plane),为了让一名神只将他带往适切的来世,魔鬼会靠近这个灵魂,给予它一个力量与永远欢愉的机会。一个灵魂所要做的,就是离开动荡且喧闹的人群,踏上象徵着九层地狱阶级制度的炼狱之梯的一阶。

阿斯莫提亚斯的信徒承认魔鬼提供给他们的路子并非人人皆有,就好像也不是所有人皆可永远沐浴在洛山达(Lathander)的光芒之下,或在摩拉丁(Moradin)的矿场永远挥舞着铁槌。那些在生侍奉阿斯莫提亚斯的人希望在死后被召唤,远离朦胧之域那悲叹的人群。他们渴望掌握自身命运的机会,用尽来世来达成他们的目标。

对于那些不那麽虔诚的,阿斯莫提亚斯的祭司会给予他们暂缓死后刑罚的可能性。为了神只的意愿而等待于朦胧之域的所有灵魂,而这股意愿会决定灵魂将在何处度过来生。那些和神只视点相符的人将会首先被挑选。其余的,在他们所爱之神的眼前犯了罪,或没有遵从某些特殊的信条,可能会等待数百年,直到由凯棱莫(Kelemvor)来审判他们将何去何从。阿斯莫提亚斯的祭司说,那些惧怕此种命运的人们,会向阿斯莫提亚斯祷告,而作为回馈,一个魔鬼会给予这等待的灵魂一些安慰。

今日,阿斯莫提亚斯的圣坛仍十分稀少,而神殿更是闻所未闻,但人们已经接受了向阿斯莫提亚斯寻求暂缓他们的罪的习惯。一个人在以某些方式得罪了神之后,他会向阿斯莫提亚斯祷告,来在长久等待的期间,得到一些缓解的机会。阿斯莫提亚斯因给予人们所求之物而知名,因此,人们会为了在生活中最可望的所有喜悦与消遣而祷告。那些严重得罪神的人们,往往请求阿斯莫提亚斯从他的神那庇护他的罪,祭师说阿斯莫提亚斯会这麽做,不过会在死后收取代价。

 

欧吕尔 Auril
冰霜少女 The Frostmaiden,霜吻女士 Lady Frostkiss,寒冰黎明 Icedawn

欧吕尔,无情的寒冷与凛冬女神,信仰集中于深受严冬影响的区域内。一般人会向欧吕尔提供献祭以及祈祷,好乞求她的慈悲。她的祭司会提醒其他人为冬天及早做准备,并且储藏额外的食物与必需品,将多余的部分作为给女神的祭品。

除了那些倚靠冬天为生,或真的喜欢冬天的人,少有人真的喜欢欧吕尔。她稀少的祭司往往来自被各自社群放逐的人们,而有些是为了祭司的地位。她的祭司孤身独行,当不以官方身分行动时,他们对其他人态度冷漠、超然。

陆斯坎(Luskan)有一座供奉欧吕尔的神殿,有着白色尖顶的冬日殿堂(Winter Palace)。这座神殿是由白色石料雕凿出的数列石柱以及拱顶的无屋顶建筑。在外人的眼里,欧吕尔的崇拜仪式看上去十分残酷。在陆斯坎,游客会聚集在神殿,观看时常举行的「浸润游行(wet parades)」,祈求者会身着携有冰霜的衣物。随后,他们会游行于被称为「欧吕尔之吻(Kisses of Auril)」的六根石柱,这六根石柱分散在城市各处。信徒会在石柱间穿梭,向女神吟诵祷词。当抵达一根石柱时,一名祈求者必须攀登其上,并「亲吻女神(kiss the lady)」,就是用嘴唇去碰触在顶端的生锈铁盘。在冬季,这些事情就类似于疯狂的竞走,伴随着冻伤以及从光滑石柱上坠落的危险。附近旅店的人们,会为参与者的耐力下注,并为他们欢呼。那些完成比赛的人,会被认为让冬季更轻松了点,而这些人在整个冬季内几乎不用为食物或酒类买单。

 

阿祖斯 Azuth
至高者(The High One),辨法之主(the Lord of Spellcraft),首席大法师(the First Magister)

除了法师,没什麽人会崇敬阿祖斯。而对法师来说,至高者是他们所珍视的一切的终极化身。

密斯特瑞是魔法女神,欧格玛是知识之神,迪尼尔是书写与语言之神。阿祖斯在这些通用领域中都撷取了一些,并将它们运用到法师的具体实践中。举个例子,密斯特瑞是象徵灵魂、艺术以及魔法奇的神只,阿祖斯是一名法师长时间研究、行为的严格标准、演讲、痉挛且沾满墨迹的手指的神只。当法师在书写卷轴、铭刻魔法阵、试着记忆魔法和甚至是在施展法术时,他们会向阿祖斯祈求。通常这种认可是静静的形成阿租斯的圣徽(左手的食指指向天空)。对许多法师来说,这手势在他们的生活中已是常识,早已变成了无意识的习惯。

鲜有供奉给阿祖斯的神殿,而阿祖斯的祭司也极端稀少。就算是充满的魔法的哈鲁阿(Halruaa),也只有一手可数的圣所是奉献给阿祖斯的。有时候能在密斯特瑞或其他神只神殿的角落中,看到奉献给阿祖斯的雕像或圣坛。通常,法师的家中会有一个私人的阿祖斯圣坛。在这种地方,阿祖斯的形象是覆盖兜帽,并且留着大把胡须,左手手指高指天空。有时候阿祖斯会只是一只手。但不管是哪种,阿祖斯的手指通常会当成烛台,或光亮术的起点。

 

 

班恩 Bane
黑手 The Black Hand,黑暗之主 the Lord of Darkness

班恩有一种朴素的价值观:强者不但有权利,还有义务统治弱者。有能力掌握权力的暴君必须如此,因为这样不仅暴君受益,暴君治下的民众也同样受益。当统治者屈服于堕落、腐败或衰老时,一个更强大、更合适的统治者将会崛起。

班恩在许多传送中被诋毁。纵观历史,那些支持者都以他的名义犯下了罪行,但大多数人并不出于恶意而崇拜巴恩。班恩代表野心和实力,那些拥有前者但缺乏后者的人祈求他赐予力量。据说,班恩偏爱那些表现出干劲和勇气的人,他帮助那些企图成为征服者,从荒野中建立王国,给混乱带来秩序的人。

在费伦的许多时间和地点,班恩信徒由于屠杀袭击者,推翻腐败的统治者,或挽救濒临失败的军队,而被视为救世主。但是在其他一样多的地方,班恩信徒创造或支持残酷的独裁统治,协助商业垄断,或者带来之前不存在的奴隶制。

 

本莎芭 Beshaba
厄运少女 The Maid of Misfortune,灾厄女士 Lady Doom,黑贝丝 Black Bess

本莎芭是泰摩拉的对立面,在日常生活中和她更仁慈的姐姐一起被反复提起。她被认为是一个残忍和反复无常的女神,必须以相反的方式安抚她,以避免引起她的注意和兴趣。

当一个人被厄运困扰时,本莎芭的名字就会被提起。这种厄运可能是轻微的,比如被踩到脚趾或撞坏了车轮,或是像生病和不小心坠落悬崖的灾难。当某人正在做的事情中,好运气不起作用,但坏运气可能起作用时,她的名字也会被提起以抵消她的注意。例如,骰骰子时会祈求泰摩拉,因为他们想要一点好运。但在穿过摇摇欲坠的桥梁时,人们会希望本莎芭让桥保持原样。

为了避免厄运,人们通过将拇指叠在一起,单手或双手展开(模仿圣徽的角)以此模仿本莎芭的圣徽,同样的姿势举到头部表示敬礼;当指着某人时,表示对那个人的不好。

许多德鲁伊敬奉作为第一结社一员的本莎芭。他们穿着被火烤黑并浸有血的鹿角跳舞,以此安抚她。据这些德鲁伊说,她的圣徽是鹿角,因为当本莎芭被首次崇拜时,人类还只是猎人。同时人们认为她会给猎人带来不幸,比如被牡鹿顶死。

尽管大多数人害怕本莎芭可能出现在任意场合(甚至精神中),但她总是在开幕式和正式典礼中被正式提及,例如婚礼、加冕仪式、运动会、军事演习和孩子们的命名仪式。如果她没有被邀请到这些活动中,可能会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并向参与的所有人施加厄运。

本莎芭神殿几乎不存在,然而对于农村居民而言,在路旁的意外事故或谋杀地点立上一根柱子并挂上鹿角十分常见。在城市里,鹿角难以找到,凶杀案和意外事故也更为普遍,流行的方法是在附近的墙上用木炭画出本莎芭的黑鹿角,留下圣徽直到天气将其擦除。这些神殿,无论形式如何,均向其他人发出这不幸之处的警告。

在人们频繁希望避免厄运之处存在着更为正式的本莎芭神殿。这些地方往往有挂有发黑鹿角的,涂红的柱子或石头。或者是系有红发黑鹿角的,红色三角形牌匾。这两种神殿都有石制或青铜制的碗,可以将硬币投入其中,或是有燔祭。塞尔的红袍法师通常将这样的神殿立在他们的礼堂外,以防止不幸的错误。

很少有人敢于侍奉本莎芭,罕见的不幸少女的牧师都是些深受厄运折磨的人。他们试图告诫世人命有贵贱,或是将贱命强加于人。

 

 

巴尔 Bhaal
谋杀之主 The Lord of Murder
费伦人通常不向巴尔祈祷。他被认为是一个极度邪恶和充满破坏欲的神。他渴望死亡--这意味着不择手段地杀戮。

当一个人想要谋杀时,会向巴尔祈祷,他可能有充足理由。例如无法通过合法的手段修正不公。但更常见的是,祈祷者出于嫉妒、贪婪或愤怒而想杀人。除刺客和杀人成瘾者(compulsive killers)外,很少有人信奉巴尔。而他的牧师通常两者都能胜任。

过去曾多次出现巴尔的谋杀教团,每次都是由一位自封为巴尔的神授牧师领导。但有组织地崇拜谋杀之主,和他的神殿都很罕见。那些为巴尔竖立神殿的人都是因为成功的谋杀而感谢他。这样的神殿的典型特征是,被血滴包围的头骨或者断头。(通常都来自被谋杀的受害者)

 

 

裳缇亚 Chauntea
伟大母亲 The Great Mother,谷物女神 the Grain Goddess

裳缇亚是农业女神,掌管播种与收获,繁殖与屠宰,裁剪与编织。因为她是一个农业神,所以城市内只有厨房和园丁会向她祈祷。但裳缇亚也是伟大母亲,婴儿床,壁炉和家庭的女神。因此在用餐和孩子出生时,所有的家庭都欢迎她的到来。而当人们在壁炉旁安顿下来,感受到火焰的温暖时,便会向他致谢。

裳缇亚的教条之一是滋养和生长,农事口诀和耕作寓言播撒着她的教诲。生长与收获乃是教条中永恒的循环。为了私欲而毁灭,没有重建却夷平,是令她厌恶之事。

裳缇亚神殿保存大量关于农业和耕作的学识。她的牧师与农村地区的社群紧密合作,他们也愿意挽起袖子,将手伸入泥土。

大地之母
月影群岛的德鲁伊信奉大地之母,她是大地本身的力量。对大陆人而言,大地之母是裳缇亚的一种面貌或者化身。但对于Ffolk,她只是大地之母,并且永远是大地之母。岛上的月亮井是她的圣地,也是通往这个世界的窗户。见第四章的德鲁伊了解更多

 

 

希瑞克 Cyric
谎言王子 The Prince of Lies,暗日 the Dark Sun
对希瑞克的崇拜多半源于他成神的故事。希瑞克在动荡之年只是个凡人,也是结束那个混乱时代的钥匙,但他也是个自私的叛徒和谋杀犯。当他成神后,继续从事各种欺骗和谋杀的阴谋--最为着名的是,希瑞克谋杀了密斯特拉,导致了超过一个世纪的奥法之劫。

不信仰希瑞克的人将他视作为,疯狂、冲突和欺骗之神,而他的牧师认为这是异端邪说。他们的谎言王子不是一个扭曲的疯子,而是黑暗的统治者,最终他将见证人与人之间的所有纽带都将堕落和消亡。

希瑞克的教堂在安姆公开运转,那里的居民有三大原则:野心勃勃、自力更生、提防买家。信仰希瑞克的人通常是施虐狂,骗子,迷恋权利的阴谋家,甚至更糟的人。想做坏事却希望不被发现的人也会向希瑞克祈祷。

暗日起初只是希瑞克的一个绰号,现在已经遗忘国度的一种隐喻。暗日已将天空遮蔽可能指一个贵族家族中的阴谋与内讧已然失控;如果已婚夫妇的关系已是暗日在窗前闪耀,他们就该征求他人的建议。

 

迪尼尔 Deneir
文字与图像之主 The Lord of All Glyphs and Images,最初的抄写员 the First Scribe,欧格玛的抄写员 the Scribe of Oghma

迪尼尔是文学与识字之神,艺术家和抄写员的守护神。他的权力是准确无误地呈现和描述,书写与阅读,传送信息。传说中,迪尼尔经常被描绘为欧格玛服务的抄写员,有时被认为是欧格玛的右手。

对写信和记录信息的人而言,向迪尼尔祈祷以避免错误是很常见的做法。同样的,艺术家在开始和完成绘画前也向迪尼尔致意,尤其是泥金装饰手抄本,讲述故事的壁毯,以及任意用艺术捕捉真相的尝试。

迪尼尔信徒认为,没有记录和保存以供以后使用的数据将会丢失信息;识字作为神赐予的重要礼物,应当被传播和教授。迪尼尔信徒多是忠诚的抄写员和学者,他们和自己所信奉的神一样,致力于保存书面作品,并体验它们,因为他们认为迪尼尔隐藏在所有书面作品的行列、框架和段落中。迪尼尔牧师也宣誓必须接受任何人写信和翻译的请求。

迪尼尔信徒倾向于个人主义者,共同的信仰虽然将他们团结在一起,却不太关注宗教等级和礼仪。这一行为有以下事实支持:迪尼尔的神术通常赐予给沉迷于书籍的人,而不是幻想自己是神殿的组织者的人。对教典《万界和谐之书》的沉思,是获得迪尼尔祝福最有效的方式。

 

埃达丝 Eldath
宁静者 The Quiet One,从林守护者 the Guardian of Groves,水之母 the Mother of the Waters

埃达丝是瀑布、泉水、水池、宁静、和平和僻静的林中空地之神。她被认为存在于许多这样的地方,特别是那些作为德鲁伊森林的地方。埃达丝也是安慰、医疗和平静之神。她的神水可以医疗疾病,治愈疯狂,安抚濒死者。

大多数农村都有属于埃达丝的池塘或林中空地。依照传统,这是留给他人反思的宁静之地。诸如池塘或泉水之类的水体通常用作祭品的存放处。如果圣地是林中空地,沿途穿过的溪流可能充当仓库,或者空地中突出的灌木或树可能是人们捆绑祭品的地方。典型的祭品是破损的武器,或争论的纪念品。当信徒许愿未来和平时,将这些祭品抛出。支持埃达丝的人大多数是和平主义者,或是那些亲眼目睹或经历过暴力事件的人。

埃达丝牧师并没有组成大型教派,事实上他们在各处的圣地间徘徊,确保这些区域被照看,仍是甜蜜宁静之所。埃达丝的信徒通常亲近自然,与第一结社的德鲁伊结盟。攻击埃达丝牧师被视作禁忌,杀死一个据说会招来巨大的厄运。尽管这种信仰为他们提供了某种程度的保护,但埃达丝的大多数牧师更愿意避免冲突,而不是平息冲突。侍奉埃达丝的人乐意主持和平谈判和签署条约,但不能强迫其他人和谐相处。

 

贡德 Gond
奇迹使者 The Wonderbringer,灵感之神 the Inspiration Divine,万物造物主 the Holy Maker of All Things

贡德是技巧、工业和建筑之神,受到铁匠、木工、工程师和发明家的推崇。在制造物品的任何人都可以向贡德祈祷以请求指导。但是人们知道,贡德只对被众人认可的新发明报以最为灿烂的笑容。

贡德牧师身着橘黄色的祭祀服漫步于北方,肩带里是折叠起来的装备:锁、挂钩,以及在紧要关头可能有用的小块钢铁、锡和木头。他们还穿着别有大型金属圣徽的腰带,戴着巨大的太阳帽。贡德的旅行牧师为偏远村庄提供服务,他们将修补匠,木工,土木工程师合为一体,准备帮助修建一个更好的围场大门,挖一口新井,或修补可能会被浪费的陶器和家具。所有的贡德牧师都写日记,记录下他们在旅行中发现的思想、发明和创新,乐于会见同信仰的牧师,并分享他们的发现。在大城市里,贡德人建造神殿,作为伟大的工坊和发明家的实验室。流浪的牧师把他们的日记交给这些神殿里定居的抄写员,为了子孙后代和所有人的利益,记录下牧师们的观察资料。

大多数信仰贡德的人都从事着久负盛名的手工艺职业:他们是铁匠和工程师、建筑师和织布工、皮匠和珠宝商。即使如此,这种信仰作为疯狂的发明家和远见者的避风港,也赢得了良好的声誉。

贡德的崇拜中心位于剑湾的博德之门。信徒在那建立起两栋巨大的建筑来纪念奇迹使者:名为至高奇迹之殿的神殿,名为奇迹之廊的工艺设计博物馆。

在兰檀岛消失的一个世纪前,那里曾是整个世界对贡德最为崇拜的地方。自从兰檀岛回归以来,在剑湾港口看到的少数拉塔尼斯商人对他们家乡的现状几乎一无所知。

 

 

桂伦·流风 Gwaeron Windstorm
梅丽凯之口 The Mouth of Mielikki,追踪大师 the Master Tracker,附骨之疽 the Tracker Never Led Astray

除了北方的游侠,很少有人向桂伦·流风祈祷,据说他是被梅丽凯提升为神的凡人。桂伦是游侠和梅丽凯之间的调解人,他被认为是游侠大师,完美的追踪者,无以伦比的动物驯养者,以及像巨魔和兽人这样贪婪生物的死敌。据说他看起来像一个老当益壮的白胡子老头,在三猪地附近的丛林中休息。

游侠们向桂伦祈祷,因为他代表着游侠的大部分工作,也因为他可以代表游侠们与梅丽凯交谈。在北方,大多数游侠认为梅丽凯过于神秘、神圣和狂野,以至于不会坦诚地回应他们的请求。而桂伦·流风则是他们的一员,可以理解他们的需求。

桂伦没有神殿,但是很多地方的荒野流浪者们会将供奉他的圣坛当作路标。每个都用桂伦圣徽的雕刻品标记(掌心印有一个五角星的爪子)放在在一棵显眼的树或石头上。

 

海姆 Helm
守望者 The Watcher,时刻戒备之阁下 He of the Unsleeping Eyes,警醒者 the Vigilant One
作为警戒和保护之神,赫尔姆被视为守护者、守望者和警卫的化身。他被工作是警惕敌人和危险的人供奉。海姆最受那些以保护人和物为生的人拥戴,例如保镖,城市卫兵,金库守卫。

海姆象征着无论善恶的警戒心。传说中,他高尚且极度信守承诺。例如他在动荡之年看守看守天堂圣阶,阻止众神的进入和混沌时代的持续,直至命运石板被寻回。虽然他的信仰经历了黑暗的日子,但对海姆的崇拜从未真正消失。他的大多数信徒认为,守望者永远不会被彻底击败,最近发生的事件证实了这一说法。

海姆牧师教导我们,必须时刻警惕着,时刻清新着,时刻准备迎敌。耐心、清晰的思想和周密的计划终将胜过草率的行动。海姆信徒力求保持警觉,头脑清醒,信守诺言。然而这些特质并不使人友善,因此很多人觉得海姆信徒死板无情。

 

霍尔 Hoar
厄运使者(The Doombringer),公义之理想诠释者(Poet of justice)
霍尔,在内海(Inner Sea)的沿岸被称为阿斯兰(Assuran),他是复仇与报复之神。他不是会习以为常崇拜的对象,但他的名字会被寻求复仇之人所恳召。当罪人被命运捕获之时(例如有个杀人犯逃离诉讼,但随后却意外地自杀了),这该归功于霍尔之手。当人们听到连续三声雷鸣,会认为这是霍尔已经完成了某些复仇行动的标志。在很多人类社会中有这样的席塑:在一个罪刑被宣判或是执行一场死刑时,他们会摇响铃铛或铜锣三次,

当费伦诸民渴望复仇之际,便会吟诵霍尔的名,特别是当他们无法倚靠自身进行复仇之时。会进行这种祈求,可能是对非常轻微或是真正的不公义进行的回应,而对霍尔的感谢可能是大声朗诵或是在某处写下简短的祷词。一般认为祈祷的形式越是长久,愿望越可能被满足。因此,有些人会将他们的祷词蚀刻在大地并掩埋起来,或是将他们的祷词藏在日记中。除了慷慨的猎人和那些意志坚定的复仇者,很少有人真正的崇敬霍尔,而更少人会自称是霍尔的祭司并侍奉着k。除了古代阙森塔(Chessenta)和安瑟(Unther),几乎不存在霍尔的神殿或圣坛。

当霍尔的信仰向外延伸,超过最初信仰的地域时,霍尔成为了费伦诸神的一员。大多数人认为提尔(Tyr)是律法的仲裁者,而霍尔则是对那些破坏规定,越过那条线,进行惩罚的神。法官偏好信仰提尔,但狱卒或刽子手则偏好信仰霍尔。

 

伊尔梅特 Ilmater
哭泣之神(The Crying God),破碎之主(the Rack-Broken Lord),坚忍之阁下(He Who Endures)
伊尔梅特是受苦、殉难以及坚忍不拔之神,他以同理心和坚忍闻名于世。他给予那些深受苦痛、受难或急需帮助的人们救助与安抚的话语。他是个自愿牺牲者,代替他人承受重担之的人,救人们脱离苦痛。他是受压迫者与遭受不公正对待之神。

据说如果可以,哭泣之神会把世上所有的苦痛通通一肩扛起,使他人脱离苦难。但因为他无法做到,所以他祝福那些忍受他人行为之人,如果可以,他会试着减轻该苦楚。因他人而死的殉道者,永远都能获得伊尔梅特得祝福,享有最后的安宁,在死后获得神的奖赏,因他们这麽做了。

伊尔梅特的祭司行走在疾难、饥荒以及受创之间,他的神殿往往会把他们收到的东西再次给出,帮助抵销这世界的苦难。他的追随者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但也会使用力量,中止施加在他人身上的拷问与苦痛。伊尔梅特的祭司会在处于最糟糕环境的地区中奔走,救助受压迫者、将死之人以及穷人。他们看重他人胜于自己,分享他们所拥有的一切,强调生命的灵性本质比肉体凡身的健康来得重要。

踏上救助他人旅程的伊尔梅特祭司,可以透过他们身上的苦行衣(hairshirt)、遮掩不住皮肤的粗糙毛皮背心认出。伤害正在履行他们职责的伊尔梅特祭司是个禁忌,像是当他们正在战场上治疗伤口时。这个禁忌在人类中能非常强烈的感受到,致使其他种族也尊重这个习俗。即便是受人和类地精,都会避免直接攻击和平的伊尔梅特祭司,只要这些祭司也替他们受伤的战士治疗。

诸民大部分都深深的敬佩伊尔梅特信徒的工作以及牺牲奉献,也会在力所能及范围为他们的努力提供协助。当伊尔梅特的神殿派遣其信徒前去帮助战争的流民或是瘟疫的受害者时,他们乐于牺牲自身的安宁,激励广大群众协助他们,无论这些人是被激励还是羞愧而参与行动的。

 

耶各 Jergal
终末书记员(The Final Scribe),无情者(the Pitiless One),阴黯管家(the Bleak Seneschal)
传说纪载,耶各是一名古老的神只。故事要回到耐瑟瑞尔(Netheril)时代,他在那时以死亡、谋杀和冲突之神被信仰着。但随着时间流逝,耶各对自己的地位开始感到无聊了起来。有一天,三个凡人,每一位都是强大的冒险者,在死亡之地和耶各碰了面,他们想要摧毁耶各,夺取他的力量。但耶各却平静地从的骸骨王座退了下来,并把自己的神性分给了三个凡人。班恩(Bane)僭取了冲突的神职、米尔寇(Myrkul)统治着死者而巴尔(Bhaal)则获得了谋杀的神职。耶各失去了过去的地位,成为了一个死者的书记员。

耶各现在被视为一名冷漠的亡者管理员。祂被认为纪载了生者的过去,并且协助克蓝沃(Kelemvor)观察灵魂被恰当的束缚在他们适当的来生。k很少被直接提及,除了在丧礼上,还有在那些会把亡者名字写在羊皮纸上,并放入铺蹇谥姓庋习俗的地方会被提到。在那些没有标明姓名的个人墓穴或坟墓的地方,这仪式很常见。

很少人会喜爱作为神只的耶各,而会去喜欢耶各的,大多数在某种程度上也和死者的分配有关。耶各的祭司会作为墓穴的殡仪师或管理者服务社群。没有奉献给耶各的神殿,除了奉献给祂旧日、更加黑暗的化身(darker incarnation)的废弃场所,但耶各的祭司受克蓝沃、迪尼尔(Deneir)、米尔寇神殿的欢迎。的信徒会把纪载凡人的死亡纪录的年监寄送到存放这类文件的圣所。

 

凯兰沃 Kelemvor
死者之主(The Lord of the Dead),天谴之审判者(the judge of the Damned)
凯兰沃被视为死亡的公正、公平及慰藉之神。死亡一视平等,当死亡将至,凯兰沃会用的手引领每一个灵魂前往适合它们的来生。凯兰沃的祭司说,依照凯兰沃的宗教仪式崇敬神的,便是做了适当的服侍,会给他们寻觅的来生。

凯兰沃的信徒会给予人们抵达死者之主的照顾前平稳的过度。他们会协助将死之人,将他们的生前事安排得井然有序,并且他们会为无法提供盛大仪式的信众主持葬礼上的仪式。凯兰沃信仰的教条,会驱使他们尽可能预先防范或阻止不合时宜的死亡。不同的宗派和信众对「不合时宜」有不同的定义。有宗派会专注在停止瘟疫的扩散,而有宗派会阻止谋杀,还有宗派会抹消不死生物的来源。事实上,凯兰沃所有的信徒皆蔑视不死生物,并共同签属某些协定,去抹除不死生物,因为任何形式的不死生物都是对自然秩序的憎恶。这种信念无疑让凯兰沃的信徒成为死灵师、米尔寇祭司还有其他推广创造不死生物人眼中的怪胎,并且也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引发冲突。例如,凯兰沃的祭司会日常把它们找到制造不死生物的文件销毁,而这行动却冒犯了尊重知识本身的那些人,例如欧格玛和迪尼尔的信徒。而也的确存在并非邪恶的不死生物,像是贝诺巫妖,精灵们认为它是神圣的。凯兰沃的虔诚信众无论实际情况为何,会直接寻求让这些存在迎来终结。

 

洛山达 Lathander
晨曦之主(The Morninglord),灵感之黎明(Inspiration's Dawn),玫瑰与金色之神(the Rose-and-Gold God)
洛山达是春天,诞生和革新之神,是孕育,活力,青春,革新和自我完善之神。他不只是太阳神,也是黎明之神,黎明代表着充满潜力,崭新一天的开始。

洛山达是初始之神。人们通常会在开始任何旅程或努力之前向他祈祷。洛山达的名字被用来巩固联盟,命名新的事业项目或企业。因此,洛山达在商人阶级中很受欢迎,教会也因此受益。初升的太阳是他的象徵,他的颜色是黎明的玫瑰,金色和紫色。洛山达的圣殿和圣坛承载着城市内政和个人的广泛功能。在这些地方,人们在黎明的庆典举行婚礼,宣布市政工程的开始,甚至有可能的话会在这时生孩子,给孩子带来好运。

洛山达的信徒信奉新社区的建立和文明的发展,只要这种文明给每个人成功的潜力。他们轻蔑亡灵,认为他们既破坏了自然秩序,又否认新的开始,因为亡灵依附于他们过去的存在,而不是继续前进。

 

莱拉 Leira
迷雾女士(The Lady of the Mists) 雾影(Mistshadow),欺瞒之女士(the Lady of Deception)
莱拉曾戴过许多面具,不止一次被认为已经死了或者是另一个神。也许这样的名声对于幻像和欺骗女神来说是很自然的。她的忠实信徒们一致认为,无论真相是什麽,他们的夫人都以她的不同化身所播下的困惑为乐。即使是希瑞克(Cyric)的忠实信徒也曾教导过他们的神杀死了莱拉,但是现在他们拥簇一个奇怪的想法,那就是不知何故,莱拉是希瑞克的女儿。

莱拉并不被认为心怀恶意或是一个骗子,但被视为神秘,安静和隐退。她被认为是鲁斯勒克语(Ruathlek)的发明者,鲁斯勒克语是幻术师的语言,也是宁布罗(Nimbral)的口语。

莱拉的忠实者似乎很少,尽管很难确切地知道这一点,因为那些喜欢她的人很少表露自己的倾向。莱拉是幻术师和骗子的庇护者。除了幻术师和骗子,她很少受到定期的崇拜。幻术师向雾影祈祷魔力的力量,而对骗艺者来说,她是某种程度上的拥护者。大多数人在希望保守某些秘密的时候向她祈祷,或者在做重要决定,害怕被欺骗之前向她祈祷,安抚她。有些人在说谎的时候会用手指在背后打转,以此来乞求她的帮助。

她的祭司们穿着白色和灰蒙蒙的法衣,脸上戴着光滑无特徵的面具。只有在宁布罗才有莱拉的神殿,而能在大陆各地发现,供奉莱拉的圣坛,通常会被伪装成其他类型的地点,上面有只有信徒才能认出的标志。

 

 

黎尔拉 Liira
喜乐圣母(Our Lady of joy),喜乐使者(joybringer),欢乐夫人(the Mistress of Revels)
黎尔拉是一位受人爱戴的女神,是位满足、解放、欢乐、幸福、舞蹈和自由的女神。作为节日的庇护主,她在任何庆祝活动中都会受到尊敬,而舞蹈是崇拜她的主要方式。据说狂欢的女主人憎恶暴力,任何战斗或拔出武器(除了在仪式上)都会使她不开心。她的牧师和女祭司,被称为带来快乐者,把让别人快乐作为他们的使命,即使只是片刻。

她的信徒们总是至少穿一件颜色鲜艳的衣服,她祭司的法衣更像节日的服装,而不是阴郁的教会服饰。喜乐圣母以红宝石和蓝宝石为圣。她的祭司看见佩戴这类妆饰品的人,就给他祝福。

然而,黎尔拉的追随者并不轻浮。对他们来说,神圣的喜悦是给凡俗世界的一份非常真实的礼物,也是一份非常需要的礼物。为此,他们与那些会给他人带来痛苦的人斗争。他们愤怒的与仇敌交锋,而当工作完毕,他们就变回喜乐的狂欢者。

 

劳薇艾塔 Loviatar
痛苦少女(The Maiden of Pain),灾祸夫人(the Scourge Mistress),意志之鞭(the Willing Whip)
对于劳薇艾塔的忠实信徒来说,痛苦不是达到目的的手段,而是目的就是为了痛苦。对他们来说,没有什麽比痛苦更超凡脱俗,所有的痛苦都是神圣的,从最原始的野蛮,到最崇高的折磨,一直到心碎或被背叛的情感痛苦。

一个人感受到的痛苦便是这位女士关注的证明,因此她的忠实者是恶名昭彰的自虐狂。痛苦也是通往权力之路,无论是个人施加痛苦的能力,还是个人忍受痛苦的能力。理想的特性是冷酷残忍,因为它最是效仿灾祸夫人,也因为同样的原因,她的信徒们欣赏美、文化的雅致并且熟练某种操纵技巧。

虽然劳薇艾塔的神殿很少,但她的信徒比预期的要多。 劳薇艾塔是那些认为制造痛苦是理所当然的人会选择的神,包括拷问者和其他需要违背受害者意志的人。她深受虐待狂和受虐狂的喜爱,她的一些追随者形成了隐密性的邪教组织。这类团体都是由一个以管理痛苦和支配他人为乐的人所领导,并由一群奉承、谄媚的家伙支持。

除了在人口较多的城市外,劳薇艾塔的崇拜者很少聚集在一起。当少数忠实的核心人员在这类地方默默行事时,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如果他们目睹了邪教活动,也很少有人会注意到或大惊小怪。然而,忍受鞭打的受害者并不总是心甘情愿地参与其中,劳薇艾塔的邪教有时会运作贩奴集团,吸引掌权者的注意力。除了在能接受奴隶制度的地区,对劳薇艾塔的公开崇拜和神殿都很少见。

 

玛拉 Malar
兽王(The Beastlord),黑血者(the Black-Blooded One)
玛拉体现了大自然的黑暗面,即獠牙利爪上的鲜红世界。他的忠实信徒认为,狩猎是生与死之间的中心点 - 猎人与猎物的对峙,迫使直面谁生谁死的问题。人们相信玛拉无法抚慰也毫无怜悯之心,所以他只会接收那些执着于狩猎之人的祈祷。这些恳求者向玛拉祈祷有两个原因:乞求他作为猎人时能有无与伦比的技能,或采用他可怕的外衣,从而抵御其他掠食者。玛拉是那些喜欢狩猎,不要因流血畏缩,并享受猎物恐惧之人的神。

许多兽化人认为玛拉是他们神圣的父亲,其他一些聪明的掠食者也是如此。他有很多德鲁伊和尤为野蛮的游侠的虔诚信徒,许多野蛮人因为玛拉的凶残和残忍,将他视为庇护主。他的牧师使用爪式护腕(一种令人印象深刻,饰有极具风格,会从拳头末端突出利爪的长手套)作为仪式武器。

 

马斯克 Mask
幽影之主(The Lord of Shadows),众贼之主(the Master of All Thieves)
马斯克是骗徒之神,是游手好闲者,间谍和小偷的守护神。所有在幕后发生的事情都是马斯的辖区。每当需要秘密行动或进行阴谋时,人们就低声向马斯克祈祷。朝臣和外交官们祈求马斯克的名,希望谈判能顺利进行。

那些喜欢马斯克的人通常会试着偷窃和以其他形式去获取属于别人的东西,如扒窃,入室盗窃,抢劫和诈骗。普通百姓向他祈祷,希望马斯克能把目光从他们的贵重物品上移开,但谨慎的人有时会使用「马斯克的钱包」,这是一种廉价的小布袋,戴在显眼的地方(因此很容易被切割或提起),里面装着一小袋硬币。按照惯例,扒手在遇到带着马斯克的钱包的人时,会把马斯克的钱包偷走,认为这是马斯克赐予的礼物,而丢失钱包的人则会感谢阴影之王,因为他接受了一小部分财物作为祭品。当然,没有什麽能阻止另一个扒手把目标对准丢失了马斯克的钱包的人,但一个运气不好,在一次外出中吸引了多个扒手的人,可能是惹怒了马斯克。

马斯克的牧师通常是职业盗贼,经常在当地黑社会或犯罪集团中担任高阶职位。他们被称为「demarche(男性)」或「demarchess(女性)」,在以祭司的身份行事时会戴着面纱。

 

梅丽凯 Mielikki
森林圣母(Our Lady of the Forest),森林女王(the Forest Queen)
除了在安静的森林里,人们很少谈论梅丽凯。她统治着令人惊叹的林地,但据说她在任何森林里都守护着善良的人们,不管多麽黑暗或残酷。当孩子们在森林里迷路时,人们恳求梅丽凯保护他们,直到找回他们。

梅丽凯是森林与森林里生物的女神,她被视为一个疏远的,灵性上的神,比起许多神来,她更不像人。她不是不关心人们,但是很难吸引她的注意与好感。她是游侠的庇护主,就像密里耳是吟游诗人的庇护主一样,但即便是游侠也很少直接向她祈祷。他们转而向桂伦·流风(Gwaeron Windstrom)祈祷,他们相信桂伦·流风会追踪女神藏身的森林,并把他们的话带给女神。


梅丽凯的徽记是独角兽,这让一些人认会把她与拉芮(Lurue)独角兽女王和独角兽那边的女神混为一谈。但大多数故事都把梅丽凯描述成??一个美丽的女人,拉芮允许梅丽凯骑在背上,而这两人被认为是好友。梅丽凯与自然界其他神灵的关系更为复杂。西凡纳斯有时被认为是她的父亲,而埃达丝则被认为是她的姊妹,但梅丽凯却在荒野中独行。

她有许多神殿,尤其是在蛮荒边境(Savage Frontier)。死树树干会组成她圣徽的肖像(一匹独角兽的头)。肖像也可能会雕刻在一块木头上,然后钉在一棵活的树上。这些圣坛通常标志着森林里的一个点,超过这个点的地方,当地人就知道不要伐木或打猎。这些贡品通常是伐木工在伐木旅途结束时制作,作为对女神的感谢,感谢她提供了木材,并在伐木过程中保护了伐木工的安全。

 

 

密里耳 Milil
歌曲之主(The Lord of Song),睿智欧格玛的得力助手(the One True Hand of All-Wise Oghma)
密里耳是诗歌之神,雄辩之神,歌唱之神。他是创造力和灵感之神(是整首歌曲,而不仅仅是歌词或音乐)。他代表了完整的思绪,一个想法从概念到实现这过程的结果。米利最受吟游诗人、行吟艺者和其他游艺人的尊敬,但任何准备在人群前表演或演讲的人,都可能会为表演成功,向密里耳做一个简短的祈祷。那些在创意力中寻求灵感的人,也向密里耳祈祷。

密里耳的肖像是一个英俊的男性,有时是一个人类,有时是一个精灵,甚至在拥有大量半精灵人口的地方(如阿戈拉隆德[Aglarond]),他还是一个半精灵。人们对他有各种各样的描述,有年轻的,也有年老的,但他的身份因为由银叶制作而成,并总是随身携带的五弦琴,而显得十分明显。他是所有表演者梦寐以求的理想:泰然自若、自信满满、魅力超凡,是听众的灵感源泉。据说他能完全回忆起在音乐演奏时听到或被说出的任何东西,而且他的即兴演奏技巧也非常高超。

通常在表演场地和音乐学校都能找到为密里耳而建的圣地。无论场地是一个巨大的音乐厅还是一间小型合唱室,它都必须具有优秀的音响品质。密里耳的祭司们除了本身就是表演者之外,还是艺术的赞助人,他们经常在密里耳的圣坛和神殿里担任艺术表演的导师。

与迪尼尔一样,密里耳有时也被认为是欧格玛的侍从。在这些对神的描绘中,密里耳是神的左手,也被称为唯一的真实之手(One True Hand.)。这个说法并不是诋毁右手(迪尼尔);相反,它源于一个事实:即左撇子更常与伟大的艺术能力联系在一起,并且相信最伟大的艺术来自于对真实的认可。

 

米尔寇 Myrkul
骸骨之主(The Lord of Bones),旧神头骨(Old Lord Skull),收割者(the Reaper)

米尔寇是一个古老的神,当耶各厌倦了k身为的神的责任,k将自己的权力分给三个凡人,而米尔寇就在那时被擢升为神。 米尔寇成为了死亡和死者之神,统治了死者之城(City of the Dead)几个世纪,直到他被杀死。现在,米尔寇回来了,因为死亡自身无法再度死去。米尔寇的忠实者把他看作是收割者,他索取灵魂,并把灵魂带到凯棱莫(Kelemvor)接受审判。

米尔寇是死亡、腐朽、衰老、疲惫、黄昏和秋天的神。他是事物的终结和绝望之神,就像洛山达是开始和希望之神一样。人们不向米尔寇祈祷,反而对k戒慎恐惧,并在骨头头痛以及视力衰退时责怪k。即使是米尔寇最虔诚的崇拜者,也认为k既不热情,还漠不关心。那些把米尔寇当作庇护主的人往往郁郁寡欢、沉默寡言、痴迷于死者和亡灵。就像许多凯棱莫(Kelemvor)和耶各的追随者一样,米尔寇的祭司会充当殡仪承办人,通常会对庇护主的身份保密。

在人类埋葬死者的地方,往往会出现米尔寇的圣坛或刻有他圣徽的雕刻,但有资格称为神殿的却很少。现存为数不多的圣所,会有从几百英里外来被带到此处收容的死者,即使他们并非米尔寇的信徒。在这样一个地方,几乎没有为生者留出空间,通常只有一个不起眼的圣坛,但它的墓穴和藏骨堂却很巨大。每座神殿最深处都有一个王座,王座上坐着末日守卫(doomwarden)--神殿历史上最受尊敬的圣人(通常是其创始人)的遗体。新入教者被带到神殿的末日守卫面前跪下,他们必须在黑暗中度过一天一夜的禁食和冥想。

 

 

密斯特拉 Mystra
神秘女士(The Lady of Mysteries),万法圣母(Our Lady of Spells),魔法之母(the Mother of All Magic)

密斯特拉是魔法女神,以及可能性女神。她受到法师和那些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魔法或魔法物品的人的尊敬。她也接受那些发现魔法的美妙,或害怕魔法的人的祈祷。密斯特拉是原质(essential force)之力女神,她的存在使魔法成为可能。她提供并管理魔网,凡间的施法者和魔法匠人可以通过魔网,安全地使用魔法的原始力量。

密斯特拉的信仰费伦是是非常普遍,这是一个被魔法所轻抚的土地。她的崇拜者包括那些使用魔法或与之密切合作的人,如炼金术士和贤者。密斯特拉神殿的蓝袍(blue-clad)祭司们把法师和术士,偶尔也会把吟游诗人算在他们的成员内。密斯特拉信仰的目标很简单:将魔法保存下来,并在整个国度中传播。

对于她的追随者来说,留意那些展现出对魔法有着巨大潜力的人,并帮助这些人找到适合的导师进行指导,这算是很常见的事情。

 

 

欧格玛 Oghma
定名者(The Binder) 知识之主(the Lord of Knowledge)
欧格玛是灵感、发明和知识之神。最重要的是,欧格玛代表了知识的最高、最原始的形式--理念。他的信徒们引用了一句关于这一概念的格言,作为他们大声诵读的祷词:一个理念没有分量,但它可以撼动大山。理念没有权威,但它可以支配群众。理念没有力量,但它可以推翻帝国。知识是凡人思维最伟大的工具,胜过任何由人类双手创造的东西。在任何事物能够存在之前,理念必须存在。

欧格玛的忠实信徒尽其所能的传播知识和读书识字的能力,他们认为,大脑不应该被无知所束缚,从而不能为夥伴带来本应能传承的好处。毫不奇怪,那些追随欧格玛的人反对那些鼓励欺骗、诈欺和无知的人。

有很多职业会喜欢定名者:法师、制图师、艺术家、吟游诗人、书记员、发明家、圣贤、抄写员,以及各种各样发现、保存和创造知识和学问的人。对欧格玛的崇拜一度是费伦为数不多的有组织的宗教信仰之一,这些宗教有既定的正统信仰和完整的神殿网络,这些神殿都遵循这种正统。动乱时期的分裂摧毁了这个网络,而现在信仰的结构是单独的神殿或结盟神殿形成的小型网络,这与其他信仰的架构类似。

 

 

红骑士 The Red Knight
策略女士(The Lady of Strategy),深红将军(the Crimson General),枪板棋宗师(the Grandmaster of the Lanceboard)
红骑士是计划和战略女神。那些喜欢她的人称自己为红色团契。他们相信最好的计划、战略和战术才能赢得战争。对红骑士的崇拜充满了关于战略的教条,例如:「每一场战争都是一系列的战斗。」「败战一场并不意味着输掉整场战争。」「在战争中,计划和平。在和平时期,为战争做准备。」「在敌人的敌人那寻找你的朋友。」

红骑士的崇拜,在动荡之年后,迅速地兴起于泰瑟尔(Tethyr)的坦帕斯(Tempus)的一个英雄崇拜修士组织。自那以后,红骑士因其追随者所称的「大战略(Great Stratagem)」而广受欢迎:几十年来,她的牧师们一直前往战场,向将军和国王传授战略和战地战术的艺术。他们接触过的许多领导人起初都拒绝了他们,但很快就发现,那些接受了深红将军追随者的建议的人获得了明显的好处。心怀感激的胜利者为这位战略女士建造了神殿,渐渐地,她的信仰传播开来。时至今日,几乎可以在过去一个世纪曾有过战争的地方,找到红骑士的追随者。一般人很少崇拜红骑士,但尊敬她的人往往是军队的高级指挥官、战争学院的教官、军需官和战略经典的作者。红骑士的神殿都有一个专为坦帕斯而设的圣坛,因此这样的地方往往是雇佣兵和士兵经常光顾的地方。神殿被一个巨大的亭子和庭院包围,士兵和雇佣兵可以租用这些亭子和庭院进行练习和训练。她的牧师们相信,在神殿的院子里训练自己的军队是一种抚慰的方式,而红骑士对这种方式情有独锺。

 

 

萨弗拉斯 Savras
全见者(The All-Seeing),第三眼(the Third Eye),预言之主(Divination's Lord)
萨弗拉斯是预言和算命之神。很少有人崇拜他,但很多人在举行一些预见小型仪式时会向他祈祷。例如,年轻男女有时会对着镜子卜测未来伴侣的性名,进行押韵的吟诵,呼唤萨弗拉斯,以此来占卜未来配偶的名字。

萨弗拉斯目前在费伦没有活跃的神殿,他的圣坛也少之又少,藏在图书馆和缮写室的角落里。尽管萨弗拉斯并不突出,但某些人还是经常向他表示敬意,包括调查人员、预言家、法官和其他需要揭开真相的人。有时可以靠这些人携带的向萨弗拉斯致敬的精致手杖来辨认他们。据传说,萨弗拉斯被困在阿祖斯的手杖里好多年了。最后,阿祖斯放萨弗拉斯自由,只要萨弗拉斯还保持对的忠诚,如今,这根手杖是那些敬畏萨弗拉斯的人的有力徽记。虔诚的信徒会煞费苦心地装饰他们的手杖,每个人都希望萨弗拉斯能在手杖里逗留一段时间。

 

 

塞伦涅 Selune
白银圣母(Our Lady of Silver),月之少女(the Moonmaiden),白夜女士(the Night White Lady)
塞伦涅被认为是最古老的费伦神只之一。在费伦,大多数人认为天上的月亮就是俯视世界的女神,而月亮后方拖曳的光尘则是她的眼泪。她也是恒星和航行女神,也是母性和生殖循环女神。她被视为一种平静的力量,经常受到女性人类和下面这些人的尊敬:航海家和水手,那些在老是在夜里工作的人,那些在黑暗中寻求庇护的人,那些迷失的人,还有那些探索的人。

关于塞伦涅有很多传说,其中最主要的是关于太古之初塞伦涅和她的妹妹莎尔之间战斗的故事。围绕天际旋转的月亮,后面跟随着一簇星光,月亮上的泪珠被认为是由女神的喜悦、悲伤,但也许都有。

牛奶是母性的象徵,塞伦涅崇拜者所举行的许多仪式(例如出神或是冥想)中都会使用牛奶。喜欢她的人通常会在满月的晚上在外面放一碗牛奶。

 

 

莎尔 Shar
暗夜夫人(The Mistress of the Night),黑暗女士(the Dark Lady),失落圣母(Our Lady of Loss)
莎尔是塞伦涅的黑暗双子,她是黑暗女神,不仅在物质形态上,也存在于凡人的思维和灵魂中。人们崇拜莎尔,认为她是掌管夜晚、秘密、失落和遗忘的女神。她代表着隐藏但未被遗忘的痛苦,以及远离光明培育的复仇。据说她有能力使人们忘记他们的痛苦或习惯失去,所以许多人在痛苦之中祈祷莎尔的祝福。

那些必须冒险进入黑暗地域之人,会她祈祷以得到保护,例如矿工;还有那些陷入忧郁和绝望、希望忘记一些事情、或失去一些东西并希望重新拥有它的人,都对莎尔怀有崇敬之情。被吸引来为莎尔服务的牧师,通常会培育自己深深的创伤或黑暗的秘密,在他们心中,这令他们最适合去抚慰那些患有类似苦痛的人。纵观世界历史,许多莎尔的追随者都以她的名义做过黑暗的事情--最着名的是奈瑟瑞尔的黯影城民(shadovar),一个崇敬莎尔的社会。狂热的追随者带来的灾难和损失,造成许多地方禁止崇拜莎尔,从而导致大部分莎尔的祭司都行事隐密,但这样的禁令只会加重祭司对掌权者的不满,成为信徒反抗和报复制定规则者的引爆点。

 

 

西凡纳斯 Silvanus
橡树之父(Oak Father),老橡树(the Old Oak),老父之树(Old Father Tree)
西凡纳斯代表了整个大自然,沙漠和森林,鲨鱼和鹿。但北方与森林、山脉和平原的险峻进行斗争的人们,更把西凡纳斯视为这些地方的神。西凡纳斯被认为是一个冷酷无情的父亲,他在荒野中指挥着洪水和乾旱,火焰和冷冻,生命与死亡。在传说中,他经常指使其他自然神只,并给予相应的奖励和惩罚。

自然本身与自然的公正无私是西凡纳斯信仰的核心教义。他的祭司会想要知道全貌,从宏观的角度观看;他们的观点并不会被一人或一国认为的「最好的看法」所局限。对一些人来说,农村被地精突袭是个悲剧,但这一事件让荒野有机会生长茁壮,使土地再次肥沃,反过来又为那些愿意回归并开垦的人提供新的挑战。

西凡纳斯的教义规定必须保护大自然的荣耀,不仅因为大自然是美丽的,更因为原始的大自然是世界的真实状态。它的扩张使凡俗的灵魂得到更新和新生,使整个世界充满生机。许多忠实信徒反对将居住地扩展到荒野地区,认为过度消耗自然资源不仅是浪费,更是对神明的ㄧ种亵渎。

西凡纳斯经常受到来自荒野中的旅行者、探险家和远离当地领主或大城市保护的乡村社区居民的尊敬。橡树叶是西凡纳斯的象徵,在村庄或其郊区内的橡树林经常被奉为的圣地。在没有橡树的乡村地区,会将橡树叶刻在另一种树的树皮上,彰示此为神圣之所。

 

淑妮 Sune
Lady Firehair 火发女士, the Lady of Love 爱之女士, the Princess of Passion 激情的公主


Sune Firehair 是一个充满激情和感官愉悦的神。她是所有形式的美的女神 -- 不仅是赏心悦目的景色,而且是迷人的声音,奢华的品味和香味,以及肉体的精致快感,从情人的爱抚到皮肤上的感官。她的崇拜者在生活中寻找这些快乐,不是出于纯粹的颓废,而是因为快乐的体验本身就是在触摸 Sune


Sune 的追随者有享乐主义者的名声,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也是。更重要的是,她的牧师在世界上培育美丽。他们通过创造艺术,为有前途的人才提供资助,以及投资那些把奢侈品带到那些从未见过绸缎或品过甘美葡萄酒的遥远地方的商人来实现这一目标。


她的牧师认为魅力是他们最伟大的感召,所有人都受过仪态、时尚和化妆品方面的训练。的确, Sune 的牧师们在创造美丽外表的过程中受到了极大的鼓舞,许多人都以自己的能力为傲,将自己展现为任何性别的极具吸引力的例子。

但是, Sune 的崇拜者说,美不仅仅是表面的;它从一个人的本质出发,向世界展示一个人的真实面貌,无论公平与否。Sune 的追随者们信奉浪漫,真爱战胜一切,跟随自己的心到自己真正的目的地。命运注定的配对,不可能的爱情,丑陋的小鸭变成了天鹅,这些都在 Sune 的管辖范围之内。

Sune 的寺庙在人类的土地上很常见,它们经常作为公共浴室和放松的地方。寺庙通常有一个镜子照得很亮的沙龙,人们可以在这里打扮自己,也可以看到别人。在一个不存在寺庙的地方,或者在一个大城市里,最近的寺庙可能太远,步行去不了,一个小神社 Sune 经常站在一个街角。这些地方有一面镜子挂在一个小屋顶下,人们可以一边看自己的外表一边祈祷。这个地方可能会有一个架子或一个柜子,里面放着各种香水和化妆品,这样那些没有钱买这些东西的人仍然可以让自己觉得自己很漂亮。

 

 

塔洛娜 Talona
Lady of Poison 毒药女士, Mistress of Disease 疾病的女主人, the Plague-crone 瘟疫之王


费伦最常请求的神灵之一。 Talona 是疾病和毒药之神,从常见的疾病到农作物歉收,从咸水井到瘟疫,一切都归咎于她。Talona 是一位可怕的女神,许多祈祷者恳求她不要生病和中毒。各种仪式来安抚她,涉及使用三滴血或三滴眼泪 -- 滴进一个糟糕的井里,滴在被咳嗽困扰的人的手帕上, 滴进焚烧枯萎的农作中,滴进鼠疫患者的口中,等等。 通常的做法是用她的圣徽,三角形的三个水滴来标记一个容器里的毒药,在传染病流行期间,人们会在被感染者的家里画上同样的图案。
 
虽然 Talona 经常接受祈祷,但她几乎没有寺庙,也很少有崇拜她的邪教。在遭受瘟疫后的某个地区,可能会出现对她的崇拜或神龛,当时一些幸存下来的人决定敬畏她,甚至成为牧师。

 

 

塔洛斯 Talos
Stormlord 风暴领主, the Destroyer 毁灭者


Talos 是大自然的阴暗面,是随时可能袭击人类的冷漠和破坏性力量。

他是风暴之神,森林大火,地震,龙卷风和大破坏之神。
他把破坏者、掠夺者、捡拾者和强盗算在他的追随者之中。那些喜欢他的人把生命看作是混乱之海中一系列随机的结果,
所以虔诚的人应该抓住他们能抓住的东西,当他们能做到的时候 -- 谁能说 Talos 什麽时候会袭击他们,把他们送到来世去呢?

Talos 被描绘成一个肩膀宽阔,留着胡须的年轻人,只有一只眼睛很好,另一只眼睛上有一块黑色的斑点。

据说他有三根手杖,是用世界上第一棵被砍倒的树、第一块炼过的银和第一块锻造出来的铁制成的。
他用这些杖吹起破坏性的风,造成可怕的风暴,在狂怒中分裂大地。
他的圣徽是的象徵这把仗的三道闪电杖,当他向世界发泄他的愤怒时,人们认为他会像闪电一样把它们从天而降。

虽然 Talos 是一位广受欢迎的神,但人们提起他的名字更多是出于恐惧,而非崇敬。他的确有一些牧师,他们大多是旅行中的末日预言家,他们警告灾难会降临,并接受施舍,以换取保护的祝福。他的许多信徒都戴着黑色眼罩,即使两只眼睛都完好无损。

 

 

坦帕斯 Tempus
The Foehammer 敌人之槌, the Lord of Battles 战争领主


Tempus 是一位战神,他在战争中表现出勇敢的行为,用武力解决争端,鼓励流血。战神的恩惠是随机的,这意味着他混乱的本性对各方都一视同仁。 领主 Tempus 也许一天是军队的盟友,一天是军队的敌人。 他似乎在一场战斗前就出现了, 出现在这一边或那一边。 如果有人看到他骑着一匹白色母马(Veiros),那麽军队就会成功。如果他骑着一匹黑色公马(Deiros),那麽失败是肯定的。 大多数情况下,他似乎是一只脚踩在每个坐骑的马镫上,这意味着战争不可预知的本质。在这样的想像中, Tempus 总是一个体格强壮的战士,穿着和想像他的人一样的战斗服装。


Tempus 的偏爱可能是随机分布的,但几个世纪以来,他的牧师们一直在努力传播和执行一种共同的战争准则--把战争变成一种规则、对名誉的尊重和职业行为。这段准则被称为 Tempus's Honor ,其目的是让冲突变得简短、 果断, 并尽可能让那些没有直接参与冲突的人感到安全。


准则中的规则包括:
武装任何需要武器的人;不要贬低敌人;表现出勇敢;为战斗而训练;不要陷入争端。
那些在井里下毒、污染田地、杀害非战斗人员或以战争名义进行酷刑的人都被认为是罪人。

Tempus 的崇拜者很多,他的名字经常出现在士兵的嘴边。他的牧师都是战术家,经常精通战争艺术。他任命的许多人不是在寺庙里工作,而是在军队和雇佣兵团中充当战地牧师,用言语和武力鼓励他们的战友。Tempus 的牧师们教导说,正确地进行战争是公平的,因为它平等地压迫各方,在任何特定的战斗中,一个凡人可能会被杀死,或成为他或她的同伴中的伟大领袖。人类不应惧怕战争,而应视之为一种自然力量,一种因文明存在而带来的风暴。

 

 

托姆 Torm
The Loyal Fury 忠诚的愤怒, the True 真实, the Hand of Righteousness 正义之手


Torm 是责任和忠诚的神,受到那些面临危险而带来更大好处的人的尊敬。那些喜欢 Torm 的人相信,一个人的救赎可以通过服务找到,每一次的失败都会削减 Torm 的能力,每一次成功都增加他的光彩。那些把 Torm 记在心里的人,必须努力履行他的诫命,到外面的世界去,做一个积极的力量,为善,纠正错误,帮助没有希望的人。他们必须努力维护和平与秩序,同时反对不公正的法律。 Torm 的追随者们一直对腐败保持警惕, 预计他们会迅速而强硬地打击任何在人类心中腐烂的证据。 作为正义的利剑, Torm 的出言不逊预计会给背叛者带来快速的死亡。考虑到这些原则,大多数人类圣骑士信奉 Torm 作为他们的保护人就不足为奇了。


大多数 Torm 神庙都是建在高处的堡垒。这些建筑为居民和来访的骑士提供了简朴的住所,钻井场地和马厩。白色的花岗岩、狮子雕像和全副武装的人物在建筑中占主导地位,大厅的墙壁上装饰着费伦英雄的纹章。

Torm 被视为是 Tyr 的善良右手,他的象徵就是为右手制作的白手套。它代表着 Tyr 使剑的手,但也是一种忍耐的象徵。Torm 经常被描绘成右手掌前伸的挑战状,崇拜者称之为坚定之手。它像徵着正义和真理在行动之前必须停下来,判断他们的意图是否支持 Torm 的理想。寺庙、市政建筑和信徒的家经常装饰着坚定之手的形象,作为对这一原则的不断提醒。


Torm 的崇拜者来自各行各业,因为他欢迎那些在自己和他人身上寻求最好的人,那些坚持他的忠诚、责任、义务和仁慈原则的人,或者那些愿意牺牲自己以防止邪恶在世界上获得优势的人。


忠实的信徒们知道,当他们跟随 Torm 的脚步的时候,他们会不时地跌倒,但是 Torm 的牧师们告诉他们, 从恩典中得到一个小小的耻辱远没有比拒绝依准 Torm 的标准来得严重。

 

 

太摩拉Tymora
Lady Luck 幸运女士, Our Smiling Lady 大家的微笑女士


Tymora 是一位容光焕发的命运女神,赌徒和游戏玩家在费伦祈祷她。据说,我们那位微笑的女士最喜欢的人,莫过于那些极具技巧和胆识的人。然而,人们认为她会留意所有那些为了增加财富而冒险的人。


Tymora 追随者的战斗口号是幸运眷顾勇者。有人可能会对 Tymora 说几句话,在任何努力中, 一点好运气都会有所帮助,但当坏运气发生的时候就不会了。(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祈求 Beshaba 保佑他们免受厄运;同时向两位女神祈祷被认为会激怒两位女神。)预测未来的一种常见方法是向陌生人(通常是乞丐)扔硬币,然后问它是不是正面。如果是的话,硬币就留给陌生人作为对 Tymora 恩惠的补偿。如果不是的话,陌生人可以选择留着它(和坏运气)或者还回去。


那些喜欢 Tymora 的人 -- 与那些用嘴里念念有词来称呼她的人不同 -- 都是胆大的一类人。 冒险家和赌徒占他们队伍的大部分。他们都相信,他们生活中好的一面是运气和勇敢的结果。Tymora 崇拜各种各样的人:活泼的年轻贵族,敢于冒险的商人,做白日梦的田间能手,诡计多端的游手好闲的人。

Tymora 的牧师和寺庙里供奉着幸运女神的人很少,因为她的信仰往往不强调需要中间人:“让幸运的人和微笑女士把它说出来,就像老话说的那样。然而,在赌场里为 Tymora 建立的神龛并不少见,有时这样的场所会吸引一位牧师,实际上会变成寺庙。

 

提尔Tyr
Grimjaws, the Maimed God 残缺之神, the Evenhanded 不偏不倚的人


Tyr Grimjaws, 不偏不倚的 Tyr , 负伤的 Tyr, 残缺之神 , 目盲者 , 目盲的 Tyr , 所有这些名字都反映了费伦正义之神的本性。Tyr 作为高贵的战士出现丢失的右手,他输给了 Kezef 混乱猎犬的勇敢和牺牲的行为,和他的眼睛裹布表示他的失明,这伤口是在他质疑至高神 Ao 正义的行动中受到的。


Tyr 的追随者致力于正义的事业,致力于纠正错误和拯救复仇。这种奉献并不一定是为了平等或公平,而是为了发现真相和惩罚罪犯。那些支持 Tyr 的人倾向于在神学和法律问题上硬着颈项,以黑白的眼光看待事物。Tyr 对法律和诚实的信条是严格的,他的祭司提醒信徒们,不要轻视那些不能以此为生的人 -- 如果每个人都能鼓起勇气追随它,那就不是一个崇高的使命了。


许多骑士教团都奉献 Tyr ,包括神圣审判骑士和仁慈之剑骑士。这些骑士--以及崇拜 Tyr 的法官、牧师、神职人员和圣骑士--有时会在眼睛上蒙上薄薄的透明布,以提醒其他人正义的盲目。

 

 

昂伯利 Umberlee
The Bitch Queen 婊子皇后, the Queen of the Depths 深渊女皇, the Wavemother 海潮之母


生活在海边的任何一个社区都不能忽视 Umberlee 的影响。 Umberlee 是一位狂暴的女神,她狂暴的本性反映并反映在深海的水中。任何这样的社区都一定会举办节日来博取海潮之母的欢心。尽管性情善变,她对那些为她服务的人也很慷慨,就像任何一位伟大的女王一样。

人们崇拜婊子皇后不是出于崇拜,而是出于恐惧。船员们把扔在船侧的宝石献给女王,以平息风暴中汹涌的海水。正如她最常见的绰号所暗示的那样,她被视为反复无常、残酷无情、没有坚定的道德观;海洋是一个野蛮的地方,那些在那里旅行的人最好愿意为挑战她的领地付出代价。

Umberlee 几乎没有一个有组织的神职团体。她的祭司们在沿海城市游荡,警告厄运,并要求在船上自由通行,以确保女神的快乐。他们经常穿着海浪和暴风雨的颜色,他们用让别人想起大海危险本质的东西来装饰自己--一条鲨鱼牙齿的项链,用人骨包裹的海藻,等等。一个溺水者保存下来的手被认为是一个神圣的物品,她的一些神职人员用这样的断掉的手作为神圣的象徵。Umberlee 在沿海城市有很多神社,水手们经常在那里留下鲜花或小糖果,希望她能在下次航行中给他们多点时间。深水城和博德之门都有专门为 Umberlee 建造的庙宇,里面的人员大多是在海上失踪的水手的遗孀。

 

 

渥金 Waukeen
Our Lady of Gold 我们的黄金女士, the Coinmaiden 硬币的女主人, the Merchant's Friend 商人之友


Waukeen 是财富和贸易的女神,对双方的法律。最崇拜她的人包括店主、商人、富商、商队向导、流动小贩、货币兑换商和走私者。她对任何促进贸易和资金流动的东西都感兴趣,无论是新的贸易路线、新发明,还是改变时尚的一时兴起。那些把 Waukeen 视为守护神的人可能会被认为是贪婪的,但硬币的女主人对守财奴会皱起眉头,对勤劳的和挥霍的人的会微笑,因此,带着她圣徽的牧师在许多城镇受到欢迎。


Waukeen 的寺庙与市政厅相似,经常充当贸易联盟的会议场所。那些追随 Waukeen 精神的人寻求为所有人创造更多机会,并将财富竞争视为社会进步的主要手段之一。因此,我们的黄金女士的忠实信徒经常发现自己与贸易公会和其他可能形成垄断的组织发生冲突。这是常见的做法在那些寻求留出小部分的 Waukeen 的百分之十的利润, 但而不是给寺庙, 这些钱是用来帮助苦苦挣扎的业务, 为一个新的努力,或者,如果所有的一切都失败了,那就去做无聊的娱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