豺狼人 Gnolls:无尽饥渴
 
豺狼人会使世界回忆起深渊部族所带来的恐怖,以及哪怕最短的恶魔入侵所能加之于世界的伤痛。
 
每当耶诺古这名恶魔领主进入到物质位面席卷大地的时候,他就会给世界留下无数的尸体。当残忍的豺狼人之王掠夺大地时,成群的鬣狗会追随着他,吞啖着牺牲者直到耶诺古猎物的血肉使它们饱胀臃肿而无法动弹。然后,在这血肉盛宴之中,鬣狗变成了豺狼人;它们接受了耶诺古所给予的可怕使命——残杀和破坏它们路线上的任何事物。

耶诺古YEENOGHU

 

  豺狼人们体现了耶诺古的黑暗冲动——这位恶魔领主对无谓的残杀和破坏的无尽渴求。尽管耶诺古不止一次地被击败并被扔回深渊,豺狼人们依旧持之以恒地追求着他那可怕的、大灾变般的景象:这个世界将变成一片荒芜空虚的废墟,唯有最后几个豺狼人留下的尸体纪念着他的逝去。
 
作为在恶魔领主的唤醒下涌现出来的生物,豺狼人有着野蛮残忍的嗜血欲望,并且它们无法理解,也不会因为任何其他的冲动而行动。它们是耶诺古意志的延伸。它们停下来只是为了去吞噬它们所杀死的,或者用它们猎物的遗骸来拼凑制造一些简易粗糙的武器和护甲。
 
一支豺狼人战团就例证了耶诺古关于世界的邪恶计划。他渴望着把世界变成一个充斥着无休止争斗的邪恶王国。当最后的厮杀结束的时候,耶诺古就将进入这个世界,残杀它最后的生还者,然后统治着这遍布腐烂遗骸的废土。
 
对于耶诺古来说,纯粹的破坏就是美。

 

 

耶诺古的馈赠THE GIFT OF YEENOGHU

 

  耶诺古赋予它的追随者以一种不可抑制的超自然的渴求--对残暴破坏和智能生物血肉的渴求。一只豺狼人会持续地感觉到对血肉和破坏的渴求,只有当它杀死并吃掉智能生物的时候这种渴求感才会暂时消失。其他的猎物也可能提供暂时的给养,但它并不能减轻耶诺古的饥饿。

引用

在一个豺狼人的脑海里有什么
 
该内容来自一个被杀的耶诺古信徒的日记:
 
2:尽管它的胳膊和腿已经被切除了,该目标依然在咆哮和挣扎。我会让它挨几天饿,以此削弱它的意志力。如果豺狼人确实与深渊有某种联系,那我必须集中注意去利用这种联系,哪怕该生物的头脑可能依然清醒。
 
6:该目标没有明显地丧失活力。
 
11:依然没有明显的活力丧失。
 
13:尽管目标的精神活动水平依然很高,但仪式必须在明天开始。
 
14:仪式将我们的思想结合在一起,饥饿和渴望同时袭击了我的头脑,仿佛有来自外部的强大力量进入了我的脑子,命令我去杀戮和吞食。虽然这只持续了短短的一瞬,但对我的人类头脑来说,那是一种可怕的感觉。但在某种程度上,感觉自己是一个更伟大的构造的一部分也是令人欣慰的。我所感受到的不是一只野兽的饥饿,而是他们所有成员的饥饿。
 
15:仪式再次联结我们的大脑。这一次我意识到饥饿来自于哪里,我被伟大的耶诺古的无限饥饿和无穷渴望所吞噬,我知道祂永远不会得到满足。然而,我感到我必须要去喂食我的主人。当我和豺狼人的意志联结的时候,我杀了一头山羊。我本来已经为这件事准备了一把匕首,但是我最终还是赤手杀死了它。这血肉是如此的温暖。我喂食了我自己。我喂食了耶诺古!
 
16:第三次仪式。当我与我主的联系加深的时候,我把原先的忧虑都抛到脑后。祂的饥渴才是最重要的。这比我重要,这比我们所有人都重要。这是祂的标志。祂创造了我们。祂驱使着我们。祂吞噬我们吞噬的东西。祂杀死我们杀死的东西。如果我们吞噬得多,祂就会降临的。如果我们杀得多,祂就会降临的。我们杀戮,祂来吞噬。我们将成为祂,祂将成为我们,不再孤独,不再恐惧,不再饥饿。

  豺狼人持续地在地表游荡着寻找新的猎物,它们很少睡觉,也从不安定下来。唯有大规模的侵袭例如对整个村庄的屠杀,才能暂时满足它们的疯狂渴求。一个对此厌腻的豺狼人在知道它已经取悦了耶诺古的时候会停下来歇息。但它的救济是短暂的,甚至没几天,它就会再次成为它那欲望的奴隶。力量,饥渴和恐惧是每一个豺狼人所赞颂的三样东西。力量允许一个豺狼人击败敌人,杀死敌人,吞噬敌人。饥渴促使一个豺狼人以耶诺古之名行军和杀戮。而恐惧是一种用来对付敌人的东西,这能使之变成容易捕食的食物。总之,这三者都在向耶诺古目标的推进中发挥着作用。

 

 

异界恶兆 Omens from beyond

 

  在所有恶魔领主中,耶诺古也许是物质位面上最活跃的那位。他通过幻想,梦境和符号的形式给予他的支持者们预兆,以此来表达它对他们的支持。因此,豺狼人们本能地寻找这些先兆来引导他们的活动,并且它们可以在很多地方发现这些先兆。豺狼人所信赖的迹象就包括,在吃了一个智能类人生物后血液流淌和飞溅的迹象。它们也同样重视其他的一些迹象,包括飞矢或狂风大起以及没有明显来源的嚎叫或者咯咯笑声。

非豺狼人信徒 Non-gnoll Cultists

 

  除了豺狼人,很少有生物崇拜耶诺古和那些在行为和信仰中模仿豺狼人的家伙。耶诺古的信徒大多是失去全部希望和堕落到虚无主义的人们。一个遭遇了巨大的个人损失的人,一个被驱逐出自己的家的人,或者是一个可怕背叛的牺牲品。不管是什么缘由引发的,耶诺古的潜在信徒都是被孤立和遗弃的,这使其易受到耶诺古的引诱。
 
这个生物的思维和梦境将被耶诺古的幻象所困扰。被野蛮行为所煽动,对于无限力量的承诺,将诱惑和折磨着它。大多数人会把这些感觉归因于一阵短暂的沮丧和疯狂,他们能够抵抗暴力的召唤,但有些人不能。对于这些少见的个体,耶诺古的承诺的真正诱惑不在于它提供的力量,而是在于它所创造的深深的归属感。
 
那些被耶诺古的诱惑所动摇的生物将在行动和思维上把自己当做豺狼人,并且很快开始在耶诺古的名义下犯下他们的第一次暴行。大多数这些信徒几乎都被卫兵或者其他机构击杀。其中的一些逃入荒野,继续自己的暴行,最终,他们可能加入一个豺狼人战团。

 

 

豺狼人战术 Gnoll Tactics

  豺狼人似乎只被狂怒和饥饿所驱使,无意识地投入到战斗中去。但他们确实具有一种初步的狡诈,这是由他们经常使用的几种战术所体现出来的。

引用

尝试与豺狼人交流是进入他们胃部的最快捷径。
                                                          ——
瓦罗

屠杀弱者 Butcher the Weak
 
豺狼人只是寻求杀戮,因此他们更喜欢对付那些弱小、容易对付的目标。一个拥有反击能力的敌人将会被留在后面对付。豺狼人没有任何荣誉感或者个人成就感。他们只关心他们所能残杀的生物的数量。在遭遇豺狼人群袭的时候,难民最好到堡垒或者其他防御工事去寻求庇护。如果可以,豺狼人会选择避免长期作战,他们更喜欢屠杀那些无法自卫的人。
击倒强者 Overwhelm the Strong
 
只有在来自耶诺古的最强大的兆言的强制下,豺狼人才会攻击那些拥有抵抗能力的智能生物。他们会合作,他们会呼朋唤引地结伴对付冒险团队里的每一个人。如果猎物的数量更加庞大,他们就会如狂风海啸般一拥而上。甚至,这些生物会爬到自己死掉的同伴的尸体上,来爬上堡垒的峭壁,去杀死墙壁里的一切。一个被普遍认可的说法是:一个被豺狼人包围的堡垒需要给每个人配10支箭,以此防止这些生物爬上城墙。
狂灾扩散 Spread Far and Wide
 
豺狼人从不建立永久的营地。当然,他们可能会在一个盛大的屠杀现场停留几天,因为他们要去吞噬受害者和在战斗中死去的豺狼人同伙的尸体。在这段时间里,一群跟随着这些豺狼人的鬣狗就会一起大吃大喝,直到它们变得臃肿不堪,紧接着它们会猛然炸开,产卵般产下更多的豺狼人。以这种方式,豺狼人在他们的战团变得残缺破烂前就补充好了他们的队伍,然后,他们便继续着他们的暴行。
远距杀伤 Kill from a Distance
 
几乎每一个豺狼人都带着一把从过去杀死的受害者身上捡来的弓。豺狼人们使用远程攻击主要是为了防止他们的猎物逃跑,而不是在袭击前先用弹幕来削弱他们的目标。被弓射伤的目标会很容易成为他周围的任何豺狼人的猎物。一些特别聪明的豺狼人已经知道使用燃烧的箭矢来点燃大火,来切断猎物的逃生路线并把猎物逼到他们的嘴里。
不留活口 Leave No Survivors
 
一群豺狼人生活在永恒的战争状态中,和他们所遇到的一切进行残杀,当然,除了同样信奉耶诺古的同伴。为了避免在几场主要的突袭之间被发现,豺狼人会尽可能地隐秘地穿过荒野。他们绝不会在他们袭击的任何一个群体中留下幸存者,并且会追击一名逃亡的敌人数天以防止他到达任何一个城镇并引起警报。如果他们进行猎杀的地区变得过于警惕防守,豺狼人们会迁移以寻找更容易杀死的猎物。在更广阔的世界都意识到豺狼人的威胁之前,处于文明边缘的大片地区可能已经被其毁灭。

 

 

引用

论击败豺狼人
摘自《百年战争一本著名的矮人作战战术手册:
 
豺狼人在所有季节都是一种威胁。令人欣慰的是,我们的防御工事对于他们的牙口来说是过于强大的。但是商队、探险队和巡逻队总得面对他们。
 
豺狼人在猎杀猎物的时候会注意安静地隐匿行动。预示豺狼人存在的事件往往很容易被误解为是其他威胁带来的结果。一个斥候可能失踪,一辆大篷车没能按时到达,或者一个村庄被遗弃。好几种生物,比如兽人和地精,都可以引起这样的事件。但是,豺狼人所留下的表明它们的参与的证据是明确无误的。它们的敌人不仅仅被杀死,而且被肢解和噬咬。其他掠夺者会抢走的战利品被留在了它掉落的地方,因为这对于只需要血肉来满足欲望的生物来说毫无用处。
 
如果你怀疑豺狼人正在入侵矮人的领地,那就派遣可靠的密探去该区域的人类聚居地,同时尽你所能地把我们的同胞召集回来。同时命令密探每天传递消息,最好通过信使鸟。记得不要告诉密探们你的怀疑。给他们编造一个故事,例如寻找一个非法暴徒或者什么其他的假话。
 
如果某一天有密探没能进行报告,你就必须得迅速出击。把你最迅捷的战士和最强大的施法者送到该密探的位置。如果豺狼人们已经袭击毁灭一个聚居地,它们会休息至多一周,在它们的杀戮上吞噬至臃肿。在这种状态下,它们是最脆弱的。请安静地围住这个地方,如同用钳子紧紧抓住一样推进。记住不要让任何豺狼人幸存。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豺狼人都可以创造一个新的战团。
 
有些人可能会争论,想要提出一种不依赖于人类生命的逝去便能达到成功的方法。如果这类方法真的存在的话,我会很乐意推荐一个的。你最好的策略就是保卫我们的大厅,让人类充当诱饵。摩拉丁知道他们繁殖得足够快,他们的损失很快就能恢复的。

 

 

 

宝藏 Treasure

  一个谨慎熟练的盗贼团伙能够跟随着一个豺狼人战团的足迹,隐藏起来,等待这些生物在毁灭一个村庄或城镇后离开。尽管豺狼人常常会在破坏的时候毁坏脆弱或易燃的物品,当然他们也会对城镇里的黄金、宝石和其他不易毁坏的货物敲打撕咬,但是这些基本仍然会是完好的。
 
豺狼人对武器和护甲的价值确实有着一个基本的了解,所以一个豺狼人可能决定去紧紧抓住一件看起来有用的东西。因此,一个豺狼人可能会拥有着一件魔法物品,尽管他可能并不知道如何使用。豺狼人只会以杀伤力或者保护豺狼人生命的能力来作为标准来选择宝藏的对象。其他的一切只适合毁灭。

语言 Langue

 

  豺狼人的语言,十分简陋,由夹杂着手势和表情的呜呜声、咯咯声和嚎叫声构成。豺狼人用它们来传达一些基本的概念,比如警示已经靠近猎物或者号召他们的盟友加入战斗。当豺狼人们互相争斗的时候,他们很少在互相攻击前用威胁或言语来烦扰。
 
当豺狼人头目必须彼此交流一些复杂的概念时,他们使用的是耶诺古赐予他们的一种残缺形式的深渊语。尽管豺狼人中的精英可以利用他们有限的深渊知识来留言,但豺狼人语言缺乏手写或书面的形式。当然,在大多数情况下,一个豺狼人战争团伙很少使用手写的笔记或符号。豺狼人只是游荡、攻击、杀戮和进食。任何更复杂的事情都是豺狼人团伙所不关心的。

 

 

扮演豺狼人和耶诺古的信徒

 

  豺狼人在性格和观点上几乎没有变化。他们都是被恶魔领主驱使着传播死亡和毁灭的强大武力。
 
与豺狼人互动的唯一真正机会是那些有时跟随着一支豺狼人战团的邪教徒。这些类人暴徒可能拥有人物所需的信息,他们甚至可能是被对耶诺古的崇拜所腐化的曾经的友人。如果要描绘一个比正常大多数更聪明或更世俗化的豺狼人,你可以赋予他类似于耶诺古信徒的特征。

豺狼人/邪教徒的身体特征
 D12   
身体特征
  1   
缺了只胳膊
  2   
被蛆寄生
  3   
皮毛上满是暗红血迹
  4   
瞎了只眼
  5   
跛行严重
  6   
满身烧伤
  7   
双胞胎兄弟的残迹嵌在背后
  8   
呼吸声大声呼哧
  9   
流涎呈轻度酸性
 10   
全身满是创伤
 11   
可怕的腐烂气味
 12   
武器还深嵌在旧伤口里

豺狼人/邪教徒性格特征
D6   
性格特征
  1   
一旦敌人向我挑战,为了给予他毁灭我将不计一切代价。
  2   
最好的敌人是被突袭的敌人。
  3   
我讨厌太阳,只在晚上行动。
  4   
我不再使用语言,而是依靠咆哮和尖叫。
  5   
我不畏惧死亡,并且欢迎在战斗中拥抱死亡。
  6   
我的狂暴愤怒让狂犬看起来都很温柔。

豺狼人/邪教徒理念
D6   
理念
  1   
力量Strength 我必须保持强大才能生存。(任意)
  2   
屠杀Slaughter 如果我消灭了弱者,我就能让耶诺古满意。(邪恶)
  3   
毁灭Destruction 当这里只剩下那些值得他愤怒的事物时,耶诺古就会重回大地。(邪恶)
  4   
猜疑Paranoia 其他人在计划杀了并吃掉我。我必须找到方法先把他们杀了吃掉。(混乱)
  5   
傲慢Self-Sufficiency 当时机到达,我的盟友也会死在我的手里。(邪恶)
  6   
领导Leadership 我不是这些家伙中的一员。我,高于他们。(混乱)

 
豺狼人/邪教徒牵绊
 D6   
牵绊
  1   
我会在背叛豺狼人之王耶诺古前死去。
  2   
我会一直追随着我们的战团领袖,并乐意牺牲自己来保护他或她。
  3   
我会从我们的战团中剔除弱者,使我们保持强大。
  4   
耶诺古的预示指导着我的每一个选择。
  5   
如果我死在了战斗中,那就是我太软弱而无法取悦耶诺古。
  6   
我噬咬弱者,夺其生命;噬咬强者,弱其爪牙。

豺狼人/邪教徒缺陷
D6   
缺陷
  1   
我缺乏战术策略,只是单纯依靠压倒性的攻击。
  2   
我会逃离那些能与我旗鼓相当的对手。
  3   
我所谓的盟友会是我的第一个牺牲品。
  4   
在内心深处,我害怕自己会让耶诺古失望。
  5   
我想要折磨敌人的渴望有时给了他们以智取胜的机会。
  6   
我的傲慢使我忽视了机会。

 

 

豺狼人姓名 Gnoll Names

 

  对于那些语言不过只是哀嚎,咆哮和尖叫的生物来说,大多数豺狼人都没有名字,姓名也没什么用处。强大的豺狼人,通常是毒牙,头领和弗林德,这些直接从耶诺古获得的名字。同样地情况也适用于耶诺古在人类、兽人和其他种族中眷顾的追随者。

豺狼人姓名
 D12
豺狼人姓名
   1   
阿加布Aargab
   2   
阿拉克Alark
   3   
安达克Andak
   4   
埃萨克Ethak
   5   
艾思Eyeth
   6   
伊格纳尔ignar
   7   
伊莫尔immor
   8   
奥杜克oduk
   9   
奥罗姆orrom
  10   
奥塔尔otal
  11   
乌尔塔克ulthak
  12   
乌斯特ustar

 

 

一支豺狼人战团的解构 Anatomy of a War Band

 

  一支豺狼人战团很可能包括各种豺狼人和其他生物,并且不存在两个构成相同的豺狼人战团。
 
豺狼人,作为战团里的最大众成员,他们也具有着不同的属性,因此在战团的攻击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组成了战团大部分武力的更强大战士是潜行和远程攻击的专家-豺狼人猎手以及更多依靠天生蛮力而非武器撕裂敌人的豺狼人食腐者。一群鬣狗总会是战团的一部分,有时这些野兽会和豺狼人一样多。一支经历过艰难时期的战团可能会拥有许多豺狼人凋零者,而一支享受着耶诺古眷顾的战团可能会由豺狼人中最罕见的和最强大的弗林德豺狼人来领导。也有可能的是,虽然这非常罕见,一支战团也会包含其他类人邪教徒,这些邪教徒将自身奉献于耶诺古,并依附于战团以此证明他们的忠诚。
 
接下来将进一步描述一支战团的每一个要素。关于豺狼人食腐者、豺狼人猎手、豺狼人凋零者和弗林德豺狼人的具体数据见本书第3章。

豺狼人头领 Gnoll Pack Lord
 
大多数的战团都是由豺狼人头领来领导的。这些耶诺古的拥护者用活祭来讨好他们的主子。他们会将血腥的印记染到自己的皮毛上,有时这会被耶诺古赐予赐予超自然的力量。头领喜欢巨大沉重的武器,如大砍刀和斧子。

豺狼人·耶诺古毒牙 Gnoll Fang of Yeenoghu
 
耶诺古毒牙被赋予了转变产生更多的豺狼人的能力。他们会对敌人的遗体进行诡异的仪式。以该尸体为食的鬣狗会转变为一个豺狼人,而其他参与了这血腥盛宴的类人生物则会成为耶诺古的信徒。毒牙在战斗中使用他们的爪子,这能更好的给受害者感染一种魔法力量,一种能够转变更多豺狼人的魔法。

豺狼人战士 Gnoll Warriors
 
普通豺狼人构成了一支战团的大多数。他们主要使用木头和骨头制成的长矛战斗。尽管他们没有受到耶诺古的特别眷顾,但他们的凶猛残暴依然使他们成为可怕的敌人。

豺狼人猎手 Gnoll Hunters
 
当一支战团在迁移的时候,猎手们在部队的周围以一条宽弧线行进。猎手比其他豺狼人更擅长在未探测区域内潜行和移动,这让他们成为侦查的好手。有时,一队猎手会在警卫发出警报前就悄悄地把巡逻中的警卫杀死,这使得即将到来的战团的袭击变得更加致命。猎手执行的另一个职能是跟在战团的后方,将受伤的豺狼人和那些不能跟上战团步伐的家伙们迅速清理掉。

豺狼人食腐者 Gnoll Flesh Gnawers
 
所有豺狼人都是冷酷残忍的,但是战团中的豺狼人用他们的敏捷急速来强化他们的野蛮。在袭击开始的时候,食腐者会潜伏在豺狼人部队的边缘,他们等待去攻击那些孤立的敌人。当一只食腐者开始行动时,它的刀刃和利牙将他变成一个急速的死亡商人,他能够飞快地从一个目标冲到下一个目标,就如同离弦之箭般迅速。

豺狼人凋零者 Gnoll Witherlings
 
一支战团可能持续几个星期都遇不上他们所渴望的猎物。豺狼人可以吃野兽作为食物,但是只有具有智能的类人生物的血肉才能满足耶诺古带给他们的无尽饥渴。
 
当一支战团对找到食物变得绝望时,它的成员就会开始互相残杀。那些死于内部暴乱的家伙们会被吃掉,但是他们对于战团的效忠并未就此结束。活下来的豺狼人们会保存着他们死去的同伴的骨头,这样一个豺狼人头领或者弗林德豺狼人就可以进行一场指向耶诺古的仪式,把他们变成忠诚的不死追随者,也就是凋零者。
 
即使死后,豺狼人凋零者也像他们的队友一样为战团效忠。虽然在战斗中他们不如普通战士或者猎手强大,但他们同样地残暴冷酷。
 

引用

豺狼人是被嗜血所驱使的。能使他们摆脱这种野蛮的是迹象。他们到处都能,甚至在血迹中,发现耶诺古的痕迹。一个豺狼人的古怪行为可能是在遵从他对一个预兆的解释。                                                                                                                                                                                              ————伊尔明斯特


弗林德豺狼人 Flinds
 
弗林德豺狼人是一种非常巨大而又强壮的豺狼人。任何一支战团都不会拥有超过一只的弗林德豺狼人,而这样的一只豺狼人总会是战团的领袖。弗林德豺狼人会挥舞着一种携带着耶诺古祝福的武器:一柄魔法连枷,这能侵蚀任何与其接触的敌人的肉体和心灵。
 
由于弗林德豺狼人是如此的稀少,其他的豺狼人会把他们看做是耶诺古的特使,认为他们被赐予了观察预兆的敏锐双眼和倾听耶诺古低语的双耳。一只弗林德每天都会观察周围的景象,并确定战团的前进方向。
 
在一场战斗中,给予了一只弗林德致命一击的豺狼人将赢得弗林德的连枷,并随着一股深渊能量的爆发,这只豺狼人将被耶诺古触摸,转化成了一只弗林德豺狼人。除此之外的任何原因所导致的弗林德豺狼人的死亡或消失都会让一支战团陷入残酷的内讧中去。有时,一个新的领袖会在击败对手后从团队中脱颖而出;但更常见的是,战团分裂,各自为政。

邪教徒 Cultists
 
很少见的是,也会有战团拥有对耶诺古效忠的兽人、人类或者其他类人生物成员。豺狼人会像对待其他豺狼人一样对待这些邪教徒,只要他们当战团找到猎物的时候加入屠杀,豺狼人就不会杀死他们。
 
几乎所有这些耶诺古信徒都是被疯狂所感化的野蛮家伙,他们也就比跟随战团的鬣狗高那么一个阶层。他们不是豺狼人,因此也并不能从耶诺古那里获得预示。但万事皆有意外,如果一个有智慧和能力的人愿意听从耶诺古的差遣,豺狼人之王可能会把他提升到自己的某个战团领袖的地位。这样的眷顾者是极罕见的,并且一支由这样具有能力的邪教徒所领导的战团将会远强于一群豺狼人,做出将豺狼人的野蛮和类人生物的智慧谋略结合的成就。

 

 

豺狼人盟友 Gnoll Allies

 

  豺狼人会对任何他们遇到的生物发动袭击,除了那些献身于耶诺古和按照耶诺古意愿行事的人。豺狼人之王就这样玷污了他的追随者和同族的灵魂,因此他的追随者们和豺狼人们就能够一眼互相辨识敌我,这样他们就不会立马相互残杀。因此,一支战团可能包括或相伴随着其他邪恶的存在。

恶魔 Demons
 
耶诺古毒牙有时被赋予了召唤智力低下的恶魔所需的宇宙洞悉力。当耶诺古屈尊同意的时候,一支战团可能会发现自己被一些耶诺古最喜欢的恶魔所强化,比如巴古拉魔、怯魔、狂战魔或原魔。豺狼人之王和嗜魔也有着特殊的密切关系,嗜魔分享了他(豺狼人之王耶诺古)那无止境的饥渴。
 
以苏瓦瓦魔犬之名闻名的恶魔鬣狗常常被耶诺古派遣去帮助他最杰出的眷顾者。对于豺狼人来说,苏瓦瓦魔犬的出现是对最近胜利的奖赏,也是未来的伟大胜利和即将到来的鲜血狂宴的预兆。苏瓦瓦保护着战团中最强大的成员,并作为团队中最强大的耶诺古毒牙的同伴而服务。
 
更多关于嗜魔和苏瓦瓦魔犬的信息,请参阅本书第3章。

食尸鬼 Ghouls
 
一群食尸鬼从墓地和地城中爬了出来,他们跟随在一支战团的后面,尽情享用着受害者的遗体,他们有时最终会与这个战团融合。尽管食尸鬼通常崇拜奥喀斯,但是他们无休止的饥饿也会促使他们转向耶诺古。

鬣狗 Hyenas
 
成群的鬣狗跟随着豺狼人战团。对于他们来说,豺狼人们基本忽略了这些动物。他们倾向于聚集在耶诺古毒牙的周围作战,他们渴望就此分享耶诺古的眷顾和那可怕的转化。

鹿獾 Leucrottas
 
诞生于远古时恶魔领主耶诺古对主物质位面的暴虐入侵,鹿獾比豺狼人更加巨大,更加聪明,更加迅捷。当一只鹿獾加入到一支战团时,它不会寻求领导这个团体(这会导致不必要的冲突),而是去服务和保护它的领导人。鹿獾对耶诺古的效忠和任何豺狼人一样热情,它的目标总是把完成豺狼人领主耶诺古的想法至于自己的想法之上。
 
更多有关鹿獾的信息,请参阅本书第3章。

巨魔 Trolls
 
在巨魔遇到的所有生物中,巨魔最有可能加入他们,仅仅是因为豺狼人的生活方式吸引了他们。巨魔作为一种有着难以置信的韧性和可怕食欲的生物,他们能很好地融入到一支豺狼人战团的松散计划中去。

 

 

创建一支豺狼人战团 Creating a Gnoll War Band

 

  如果在您的战役中需要包含一支豺狼人战团,或者如果您需要快速生成一个以在战役中使用,请使用本节中的表格。依次掷骰以确定战团的名称、构成和特点。
 
战团名称表被设置为一体两式的形式。一些战团声名狼藉,足以从敌人哪里赢得一个绰号,但只有最强大的弗林德豺狼人和豺狼人头领才会费心去为他们的战团取名。
 
战团构成表决定了战团包括了多少豺狼人和鬣狗。战团领袖表则显示了战团的指挥官(如果有),并给出了一个用于合成结果的调整项:对于一支由弗林德豺狼人领导的战团,将其所有结果翻倍;对于一支没有领袖的豺狼人,将其减半。
 
对特殊生物表掷一次骰,决定哪个特殊生物是战团的一部分,数目又是多少。共同身体特征表和显著行为或战术表为战团增添了一些独特的味道。最后,恶魔影响表给这个战团增加了一种深渊的色彩:由于豺狼人和深渊之间的超自然联系,他们向一个聚居地的推进可能会被一些奇怪的影响所预示,这些影响可能在他们袭击聚居地前的一天就烦扰着这个地区或那里的人们。

 
豺狼人战团名称 Gnoll War Band Name
 D6         
名称1          名称2
  1       
深渊Abyssal     预示者Harbingers
  2       
恐怖Dire        追猎者Hunters
  3       
嚎叫Howling     混血者Mongrels
  4       
狂犬Rabid       毁灭者Mutilators
  5       
腐烂Rotted      掠夺者Ravagers
  6       
尖叫Screaming   杀戮者Slayers

 
战团构成                    数目
 
豺狼人·耶诺古毒牙           1d4+1
 
豺狼人猎手                     1d4+1
 
豺狼人食腐者                    2d4
 
豺狼人战士(普通豺狼人)   6d6
 
鬣狗                                4d6

战团领袖
 D6       
领袖            数量调整
  1       
弗林德豺狼人     翻倍
 2-4       
豺狼人头领       不变
 5-6       
                  减半

特殊生物
  D20         
特殊生物
   1           1
只巴古拉魔
  2-5          3d6
只怯魔
  6-8          2d6
只食尸鬼
  9-10         2d6
只豺狼人凋零者
  11           1
只狂战魔
 12-13         1d4
只鹿獾
 14-16         2d6
只原魔
 17-18         2d4
只嗜魔
  19           1
只苏瓦瓦魔犬
  20           1d3
只巨魔

共同身体特征
  D10             
共同身体特征
   1             
在额头上烙印
   2             
骨穿刺
   3             
有仪式性的伤疤
   4             
被一群苍蝇环绕
   5             
不停地咯咯笑
   6             
身上长满奇怪的菌类
   7             
恶臭
   8             
眼睛如火焰般发光
   9             
漆黑的长獠牙
  10             
白化病

显著行为或战术
  D8             
显著行为或战术    
   1             
使用燃烧的箭矢和燃烧的沥青
   2             
使用鼓和尖锐的号角来散播恐惧
   3             
试图夺取和使用攻城装备
   4             
携带和传播疾病
   5             
把俘虏关在笼子里受尽折磨
   6             
用捕网俘获俘虏后再享用
   7             
战团领袖拥有着一件魔法物品,例如音爆号角Horn of Blasting
   8             
被一名施法者用魔法操控行为

 D12             
恶魔影响
   1             
食物和饮品腐坏
   2             
动物变得狂暴凶残
   3             
可怕的风暴突然爆发
   4             
小型的地震袭击
   5             
居民们遭受短期疯狂的折磨
   6             
人们沉溺于颓废和酗酒
   7             
从口角演变成暴力
   8             
友人背叛
  9-12           
无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