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卡斯Kartakass
梦想失色的领域
黑暗领主:哈肯·卢卡斯Harkon Lukas
类型:黑暗奇幻和哥特恐怖
特征:隐藏身份,危险的表演,不受节制的野心,狼人
迷雾护符:宣传非凡演出的传单,狩猎狼的乡村木雕,狼牙项链

卡塔卡斯是一座宽广的舞台,向野心勃勃之人奏响成名的许诺。在这片森林领域中,表演是一种生活方式,从斯考德的吟游诗人到埃默斯特的演员,每个人都追逐着耀眼的梦想。在这里,人们遵循着一条简单的规则:永远不要让观众感到无聊。
在外地人看来,卡塔卡斯的生活仿佛一座超现实的舞台,每一株植物、每一只野兽、每一位农夫和表演者都在努力证明自己的不凡。枝繁叶茂,百花争艳,又在延长了春日之后枯萎殆尽,鸣鸟则歌唱到自己声嘶力竭。每一个当地人,从最小的孩子到最受尊敬的老人,都知道梦想、名声和不朽的赞誉会是他们的——只要他们证明自己配得上。
在卡塔卡斯,人们为了荣耀而活。在天赋和技艺没能达到的地方,狂热痴迷和口是心非则占据了主导,导致胜利、背叛和绝望往复循环。各种各样的掠食者在这片充满激情和邪恶秘密的土地上繁衍生息。每当满月当空,卡塔卡斯便会暴露出它的真面目,兽化人们也会展露出他们对统治和鲜血的渴求。

显要特征Noteworthy Features
熟悉卡塔卡斯的人会知晓如下事实:
·
卡塔卡斯没有统一的政府,取而代之的是每个定居点都由一位首席歌手管理,他们被公认是当地的镇长和艺术的化身。首席歌手之间保持着富有创造性的竞争,很大程度上都是为了表演。
·
聚居地以表演的传统为荣,比如独特的服饰和歌曲风格。
·
狼群在这片土地上自由地游荡。由于害怕狼人,满月期间很少有人会冒险外出。
·
一支不知从何而来的歌谣在野歌森林中低声回荡,总是在结束之前就悄然而逝。虽然没有人知道它的结尾,但所有卡塔卡斯人都知道它的开头:为树木而唱,让声音随风回荡,厄运亦会推迟绽放。当明智之人歌唱,罪人会将脖颈伸长,而…”

卡塔卡斯角色KARTAKAN CHARACTERS
来自卡塔卡斯的角色非常容易露出笑容,但也更容易对他人的笑容产生怀疑。这个领域的人口与多种多样的人群组成,他们有着丰富的肤色的发色。使用染色剂和化妆品来突出特点给人留下印象在所有性别中都很常见。当玩家创造来自卡塔卡斯的角色时,考虑询问他们以下问题。
你将什么样的技艺视作理想,或者你具有什么样的天赋?它是天生的技能吗?这是你家族喜欢的艺术形式吗?你是从一位偶像或老师那里学到的吗?
你使用自己的才能、工作或旅行来隐藏什么?不安全感或怀疑是否会驱使你出人头地?在你所精通的领域里有人比你做的更好吗?恶习、诅咒或流言是否会对你的名声有所影响?
成功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你追求的是财富、名望、爱情还是被他人所接受?为了获得成功,你会采用什么样的极端手段?



聚居地和地点Settlements and Sites
卡塔卡斯是一片温和的土地,这里有着起伏的丘陵、明丽的森林和清澈的湖泊。这一领域欢迎陌生人。小队的商人们沿着失落和弦之路来回行走,或者拜访幻景岬角的码头,希望能够迎到外来的游客并将他们带到这一领域装点如节日般的聚居地里。

埃默斯特Emherst
在满是山洞、丛林繁茂、被称作狐狸剧院的小山之上,矗立着田园牧歌一般的埃默斯特村——而它的下面则是真正的埃默斯特。在地表之上,埃默斯特村是一个精心设计的沉浸式舞台。这里的每一个居民都是一个角色扮演者,包括那些扮演老人的演员在内,他们大多不到30岁。他们都是埃默斯特生活戏剧学校的学生,而学习位于村庄下方的洞穴网络之中。这个地下后台通过隧道连接着村中的每一座建筑,并配有精致的升降梯和特效装置。爱面试的教师、学员和辅助人员对自己的技艺无比投入,他们不断进行即兴表演,花费七周的时间准备,然后不间断地进行第八周的生活表演。当演员沉浸到角色中时,外人会发现他们周围的表演发生了变化,融入到了他们与社区的互动之中。对主要角色的残酷竞争会导致悲剧、悲剧的苗头或人与现实产生割裂。

和声镇Harmonia
在卡塔卡斯那些最古老的定居点之中,和声被认为是这一领域音乐传统的心脏。追求卡塔卡斯真正音乐的艺人们在镇上的许多场所训练和表演,比如和声音乐学院和声学结构复杂的和声镇圆形剧场,它的一些地方会发出低语,另一些地方则会压制让尖叫化作沉默。艺术家们争相在水晶俱乐部表演作品。它是一个会员专享的场所,位于一个洞穴内部,洞穴内有一处天然晶簇搭建的舞台。这家俱乐部以其引人注目的装潢风格及国防挑剔的客人闻名,而且盛传那些在这家排外的俱乐部内未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表演者会被流放。更血腥的事实则反映出这家俱乐部的成员仅限兽化人。这与和声镇的秘密相呼应:它自夸的传统,如夜场表演,毛皮装饰的服装和可怕的木雕,和兽化诅咒无情地交织在一起。

梅德瑞亚Medria
渔村梅德瑞亚坐落在悲剧舞台——一眼以波涛汹涌而著名的湖泊南岸。由于清晨的爆炸声、四处游荡的木偶,以及当地戏剧特效艺术家及其土地的工作室中常常传来的吓人但没有热量的爆炸,这个聚居地的居民们对灾难特效司空见惯。魔法和戏剧效果在梅德瑞亚混淆了,这让当地人对奇迹和危险都产生了麻木。

斯考德Skald
斯考德是卡塔卡斯最大的社区,它将自己表现为一个繁华的商业和创意中心,拥有这片土地上最好的一切。一夜成名、光彩照人的戏院遮檐以及巴结讨好的人群将野心勃勃的人们吸引到斯考德,他们都渴望成为像著名吟游诗人阿克丽尔·卢卡斯那样的巨星。然而,在创造力和自由思维的表象背后,企业主和年迈的名人们却在掠夺年轻人和创意,而批评家和挣扎的表演者则营造出一种孤注一掷的欺骗文化。邪恶、犯罪、黑暗交易和超自然的捕食者都在斯考德蓬勃发展,就像藏在迷人面具之后的狼群一般。

野歌森林Wildersung Wood
组成这片林地的笔直树木有着能引起回音的树皮。野生的动物不安地潜伏在野歌森林中,以不同寻常的勇气尾随在旅行者身后。每天黄昏时分,树木之间都飘荡着一支不知从何而来的合唱。这些声音总是唱着同样的开头,但在结束之前便消失无声。传说里警告说,任何听到这支歌的人都应当提高嗓门,加入到合唱声中。那些不愿冒险的人会遭遇可怕的命运——经常会发现那些陌生人或拒绝歌唱的人的尸体,他们的脖子难以理解地被折断了。

 

哈肯·卢卡斯Harkon Lukas
哈肯·卢卡斯的人生与野心和鲜血相伴。他出生在一个兽化人的社区,但他的梦想不仅仅的号令一个群落,而是指挥整支军队、一个国家、甚至一个由天生的掠食者组成的帝国。在他年轻的时候,他曾经尝试一统他那些莽撞的兽化人亲族并将他们作为自己实现抱负的工具。然而当他们辜负了他时,哈肯却大发雷霆,最终导致兽化人们背叛了他。这位未来的领导者手刃了数十位同胞,但自己也九死一生,逃到一个人类国家里。
在随后的几年间,哈肯学会了如何混入其他民族,学会如何操纵那些他认为不如自己的人,以及如何将崇拜化作武器。他下定决心,如果自己无法统治一个猎手的王国,他将让一个羊群的帝国随着狼嗥起舞。哈肯·卢卡斯成为了一个传奇,一个表演者,一位导师,一位恶棍和一位名人。成群的人们争相地仰视着他非凡的光辉。
不过最终,该国的统治者还是意识到了哈肯构成的威胁。官员们试着以捏造的罪名监禁他,但人民为他辩护。当一群皇家特工找上门来的时候,狼人伪造了自己的死亡。这位名人的追随者义愤填膺,暴动起来。随着消息传开,他们的愤怒便引发了一场革命。不到一周这个国家的政府就垮台了。它的守卫军在一支抬着哈肯·卢卡斯红色棺材的军队前落荒而逃。当叛军逼近王宫的城墙时,他们遇到了一位懊恼的君王。国王发表了真挚的演讲,祈求得到宽恕,并对自己的让步和民族前进的道路进行了概述。而叛军同意进一步的谈判。
就在那一刻,哈肯·卢卡斯为自己的诡计画上了句号,他从血红的棺材中以狼的形态暴起,在成千上万的追随者面前吞噬了国王。沐浴在鲜血之中,复活的哈肯恢复了人形,在追随者的欢呼声中戴上残破的王冠。但在狼的统治开始之前,雾气从聚集的人群中升起,包裹了他们所拥护的国王。当人群消失时,狼王离自己的统治不再是只有一步之遥的距离,以一位客的身份,他来到了一个叫做卡塔卡斯的陌生国度。

哈肯的力量与权限Harkons Powers and Dominion
作为天生的骗子和变形生物,哈肯·卢卡斯精于策划操纵。他的数据和凶咒化狼loup garou(见第五章)类似,但绝不会由于月亮或者其他外部因素而强制变形。他喜欢自己的人类形态,但随着心情的变化,他会尝试不同的身体细节。他和自己的宽檐帽、狼牙项链和他称作泣血之心的小提琴几乎总是形影不离。
渴望成名Hungry for Fame.尽管他是黑暗领主,但哈肯·卢卡斯可能是卡塔卡斯最不让人害怕的人之一了。他成试图在当地人中赢得尊重和影响,但当地人总是会忘记他是一个近在身边的当代表演者,他们想当然地认为自己记住了他的作品,但却只有模糊的印象。作为回应,哈肯一次又一次重新塑造了自己的形象,试图获得领域的热爱。为此,他常常利用野心勃勃却又天真有才的新人。他收集有前途的未来表演者,成为他们的导师,将他们困在兽化症的束缚中,然后将他们作为工具(详见本领域后文欲壑难填),这样的联盟很少能够维持几个月以上,哈肯会感到厌倦,并偷走自己受保护人的表演点子、他们的财富以及生命。
卢卡斯The Lukas Clan.哈肯·卢卡斯利用和操纵着身边的所有人,只有两个例外:他最年长的成年孩子,阿克丽尔和卡西米尔。这两个孩子都不是狼人,他们与父亲的关系也很复杂。他们都想要赢得父亲的青睐,并超越他最大的成就。阿克瑞尔崇拜哈肯,并模仿他的表演风格以发展自己的事业。由于黑暗力量不像对哈肯那样折磨她,她的名声在父亲的怨恨中稳步增长。而另一个孩子,卡西米尔则不想与哈肯有任何瓜葛,他希望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但不知是迷雾还是他的父亲暗中作祟,他总是会发现自己回到卡塔卡斯。
卡塔坎酒馆和旅店The Old Kartakan Inn and Taverna.卢卡斯拥有这家在斯考德的温馨的传统酒馆。每天晚上,哈肯·卢卡斯(如果他在城里)或者他指导下的新艺术家都会在这里表演。在奉承、机会和嫉妒的激励下,任何在老卡塔坎的舞台上表演的新人都一定会成为斯考德最新的明星。哈肯在旅店里有一间私人套房。来这里找他的人必须先通过酒馆里纹身很重的保镖兼调酒师,狼人哈尔德雷克·穆宝恩的同意
关闭边界Closing the Borders. 当哈肯选择关闭卡塔卡斯的边界时,一支舒缓的歌会在迷雾中回响。迷雾的功能如本章开头迷雾部分中所述。除此之外,任何身处迷雾中的生物,在由于力竭速度降低为0后便会失去知觉,并被传送出迷雾。他们会在1d6小时后于卡塔卡斯的迷雾边界醒来。

哈肯·卢卡斯的折磨Harkon Lukass Torment
黑暗力量永远在阻碍哈肯追求自己的名望,并以以下的方式攻击他的自我价值:
哈肯痴迷于传播自己的名声,不停地在卡塔卡斯各地旅行。然而,每当他来到一个社区,他就会发现自己遭到了遗忘。我以为你退休了这种半是礼貌的说法曾经让他饱受折磨。
哈肯认为,他只需要找到合适的行动、风格和灵感,就能将自己牢牢印在卡塔卡斯人的心中——从而控制整个国度。
虽然还无法建立自己的名声,但他对人才的眼光无与伦比。受他担保的人都很快就成为了明星,而哈肯的怨恨也随之而来。
哈肯的沮丧最终为他兽化的饥渴所取代。在他去到另一个镇子之前,他的学生和对手常常会遭到血腥的屠戮。

扮演哈肯Roleplaying Harkon
哈肯·卢卡斯靠着赞美和操控起家。这位兽化人善于阅读他人,预见他们的野心和欲望,并随时利用他们。他擅长奉承他人,让他们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但哈肯是个天生的骗子,他外表的认真掩藏了模棱两可和谎言。
人格特质。我所言即是美丽,我所做即是力量,而我的抱负将会改变世界。
理想。每个人都希望爱我。而我会让他们理解这一点。
牵绊。我向许多人分享我强烈的激情,但每个人都明白,最耀眼的火焰总是最快熄灭。
缺陷。任何拒绝我的爱的人都会知晓我的饥饿。

 

卡塔卡斯的冒险Adventures in Kartakass
卡尔塔卡斯人的欲望和秘密与在这里繁衍生息的兽化人的欲望和秘密并行。这里的居民认为兽化人是存在传说中的威胁,但事实上,任何屈服于罪恶之人都可能被体内的野兽所吞噬。许多种兽化人都可能在卡塔卡斯繁衍生息,而兽化诅咒也可能会在无法控制自己激情的人身上自然出现。使用怪物手册中的兽化人或自行定制来创造这些被诅咒者,他们被欲望和邪恶转化为了半野兽的存在。
卡塔卡斯同时也是个奇妙的领域,其中能够对超现实的扭曲进行探索发掘。黑暗力量会为动物和植物提供友好的声音和受欢迎的一面,但该领域的每个存在都有一个周期。当一只鸣禽的咏叹因狼颚戛然而止时,捕食者和猎物所勾勒出的生命轮回便呈现出可怕的一瞥。
当计划在卡塔卡斯领域的冒险时,可以考虑卡塔卡斯冒险表格中情节。

卡塔卡斯冒险Kartakass Adventures
d8   
冒险
1   
角色们抵达卡塔卡斯,立即就遇到了一位友好的当地人:哈肯·卢卡斯。
2   
一个敌人带着一张和声镇的水晶俱乐部的邀请函。如果角色们造访,会发现他们自己是仅有的非兽化人
3   
梅德瑞亚的一位布景师在舞台制作中使用了被驯服拟身怪mimic。而现在观众们被困在了一间被怪物占据的剧场里。
4   
队伍调查了一起在埃默斯特的谋杀案。受害者是一名演员,他正在进行的沉浸式戏剧中扮演一个每天都会被谋杀的角色。
5   
阿克丽尔·卢卡斯雇佣队伍借走她父亲的小提琴,以便她能根据它准确仿制出自己的小提琴破碎之心
6   
一位叫拉达加的学者寻求角色们的帮助来在马泰洛山的一处骷髅出没的峡谷里寻找一件神秘的遗物——一顶古老的王冠。
7   
队伍被邀请参与一场在一座被称作地下墓穴满是地精的山丘里举办的战斗锦标赛。他们到达后发现,地精goblin们在华丽的角斗士gladiator尼姆·皮姆立的监督下组织了这次活动。
8   
一位酿酒商雇佣队伍运送一车米库酿——一种当地的浆果酒,具有润喉和改善嗓音的功效。一伙窃贼偷走了之前两批货物,而酿酒商希望这批最新的货物能送到买家哈肯·卢卡斯的手中。

欲壑难填Insatiable Hungers
在卡塔卡斯,角色们能够毫不费力地赢得英雄和杰出人物的声誉。他们最小的壮举也能在故事和歌谣中被极大地夸大,并为他们带来更多的联系和更大的机会。使用《地下城主指南》中的声望系统来描述公众对角色们的兴趣。让角色们拥有更高的声望,但如果他们不努力维持公众的兴趣,就让他们的声望下降。在名声鹊起的时候,这些角色们可能会在街上被素未谋面的人认出,会被免费提供食宿,或者被邀请参加盛大的社交活动。然而,随着他们带来的新奇感逐渐消退,他们会发现路人在背后窃笑,社交圈子也在对他们关闭。但也有一些方法能改变角色们的社交轨迹,比如接受与哈肯·卢卡斯建立关系。

黑暗领主的背叛The Darklords Betrayal
哈肯·卢卡斯以盟友的身份接近角色们,他会热切地赞助他们的冒险并帮助他们扬名立万。虽然他这么做是希望从角色们的胜利中获益并窃取他们的名声,但黑暗领主也能是一个强大的盟友。不过,所有和哈肯的关系到头来都走上一条相似的道路。
遇见哈肯·卢卡斯Meeting the Darklord. 通过马屁精和狼人盟友,黑暗领主会在角色们听说他之前就知道值得注意的角色,通过制造一个偶然的遭遇,哈肯会利用这个机会为角色们留下深刻印象,或者让角色们欠他一个人情。然后,他会使用为哈肯卢卡斯帮忙表上的战术,与值得注意的角色分享一个目标。无论哈肯如何要求或让角色们为他工作,他都会鼓励与赞美他们,在之后,他会试图进一步利用角色,要么是在他的私人工作上,要么是向他们透露更大的目标。

为哈肯·卢卡斯帮忙Favors for Harkon Lukas
d4   
帮忙
1   
哈肯即将推出一支新歌《如风一般》,但他的替补表演者和随行人员都失踪了。黑暗领主要求角色们作为艺人或者保镖来填补空缺。
2   
哈肯预计会在一次公众活动中受到恶毒的前学生或情人的袭击。黑暗领主要求队伍拦住这个跟踪者。
3   
哈肯佯装害怕被粉丝围堵。黑暗领主要求队伍假扮成他并护送他参加一个活动。
4   
在野外,哈肯的随从都被狼或强盗所杀。如果队伍救了他,黑暗领主会假装无助,并请求与他们同行。


黑暗领主之咬Bite of the Darklord. 在获得队伍的信任或者挑选出最喜欢的角色之后,哈肯·卢卡斯会问出他古怪的招牌问题:我可以咬你吗?同时取下自己的狼牙项链,放到这位角色的脖子上。如果角色拒绝,哈肯会尊重他们的选择,但希望他们再次考虑。如果角色接受,则黑暗领主会赠与他们哈肯之咬Harkons Bite(见下文)。哈肯会承认项链带有微弱的魔法,能祝福佩戴者的表演。然而,他绝不会提到它也会诅咒佩戴者患上兽化症。黑暗领主每周能创造一条新的项链。

黑暗领主的狼群The Darklords Pack. 哈肯以诅咒自己的受保护人成为兽化人来强迫他们进入一个秘密圈子。在角色得到哈肯之咬Harkons Bite的第一个满月,黑暗领主会在附近徘徊并发现他们的转变,他会答应保守秘密,并透露自己也是兽化人。黑暗领主会在之后使用这个共同的秘密来获得对角色的影响力,并迫使他们拥抱自己的诅咒。哈肯对一开始拒绝他帮助但却制造了危险的人很有耐心,因为这些危险会迫使角色们依赖他。

黑暗领主的背叛The Darklords Betrayal. 渐渐地,黑暗领主会对他的被保护人心生厌烦。哈肯开始把他们当做仆人或者计划中的消耗品。那些反抗之人会发现自己名声扫地,他们的秘密被戳穿,而狼群在他们身后紧随。仅有的办法就是逃离哈肯·卢卡斯,压过黑暗领主的风头,或者以某种方法揭露哈肯·卢卡斯是个怪物。

哈肯之咬Harkons Bite
奇物,非普通(需要同调)
一枚狼牙齿悬挂在这条简单的项链绳上。当佩戴它的时候,项链会让你在属性检定和豁免上获得+1加值。
诅咒。与哈肯之咬同调会令你陷入诅咒,知道哈肯·卢卡斯从你身上去除项链,或者你被施展移除诅咒remove curse或类似的法术。在被诅咒时,你无法去除项链。
在戴上或取下项链时,无论你是否与之同调,你都会感染狼人兽化症,如《怪物图鉴》中所述。诅咒持续至下一次满月之后的黎明。如果那时你还戴着项链,则你会再度感染该兽化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