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拉昌Valachan
猎手之领域
黑暗领主:查库娜Chakuna
类型:哥特恐怖和杀人狂恐怖
特征:恶毒的陷阱,充满敌意的荒野,生存游戏
迷雾护符:移位兽皮,剧毒的花朵,生锈的捕兽夹
在瓦拉昌的丛林中,求生者们必须保护好自己的心脏,以免被什么可怕的怪物吃掉它们。对一些人来说,这片土地上生长的不同寻常的植物和魔法生物值得冒这样的风险。但瓦拉昌被它的黑暗领主,狡猾而不死的猎手查库娜残酷地保护着。她在丛林中游荡,猎捕危险的野兽——而当她不再满足于简单的猎物时,她就会将聪明的目标引到一场致命的比赛当中。
查库娜的猎物会和其他被召来的选手在瓦拉昌的雨林中挣扎求生,并在猫鼠游戏中被黑暗领主所追捕。险恶的流沙和其他致命的危害遍布整片区域,同时大量隐藏其中的黑豹人作为黑暗领主的爪牙。但绝望的选手也可能找到反对查库娜和她可怕狩猎的少见盟友。
瓦拉昌有村落,但没有城市或者城镇,因为森林中并没有允许建造它们的空间。每一片颤抖的树叶和每一只生物的眼睛都给人古怪的感觉。森林监视着一切,它们向查库娜耳语自己所见之物。
一个将黑暗领主和她的领域联系起来的秘密也可能会粉碎她的力量,或者让这片土地陷入彻底的灾难。这个秘密随森林的呼吸而搏动,和它主人的心脏频率一致。那些在瓦拉昌生存得足够久以至于发现了这个秘密的人最终可能会被扭曲成他们所对抗的捕食者。

显要特征Noteworthy Features
熟悉瓦拉昌的人们知晓以下事实:
·
瓦拉昌有着茂密的雨林、满是沙砾的海岸和森林复盖的山脉。这片荒野极其危险,但其中早已有人们繁衍生息。
·
瓦拉昌有着心之试炼的习俗,这是一场战斗盛会,在一些满月的日子里由这片土地上最为伟大的猎人查库娜领导。
·
瓦拉昌丛林中任何野生植物或生物都可能对探险家怀有敌意。
·
成群的移位兽在丛林中游荡,它们的领袖是亚娜,一只忠于查库娜的异常狡猾的移位兽。

引用

瓦拉昌角色VALACHANI CHARACTERS
瓦拉昌的角色通常来自小型的雨林部落。这一区域的主要民族有着深色的头发和暖色到棕色的皮肤。一些名字的灵感来自中美洲语言。当玩家创造瓦拉昌角色时,考虑询问他们以下问题:
你是如何逃过或从心之试炼中幸存下来?你逃离瓦拉昌是为了逃脱追捕吗?你是不是在被选中之后从查库娜身边逃离?你是自愿保护了其他人吗?
为什么你不是一只黑豹人?你是来自一个偏远的村庄,比如舒兰吗?你是被领养的吗?你是天生便没有这样的能力,还是它在你身上表现出了不同的形式?
你比其他人都更加了解这片土地的什么秘密?是一处长满治疗之花的石窟?还是从盒子峡谷中出来的密道?还是如何让一只巨型鹦鹉喜欢你?



聚居地和地点Settlements and Sites
瓦拉昌美丽,繁茂而狂野。每一种多彩的生命和生机勃勃的花朵都在这里繁衍生息,从深邃的幽谷到摄人心神的山脊,这片土地上充满了生命。关于这里丰富稀有资源的传言常常传出这个领域,诱使商人、草药师、驯兽师和魔法试剂的探索者来寻找它。但访客们必须放轻脚步,谨慎地带走自己的所获,否则黑暗领主的愤怒必将找上他们。
瓦拉昌没有现成的道路,但许多人走过的狩猎小径蜿蜒穿过茂密的森林,由几代的居民标记形成。这些路径很容易被那些知道如何寻找他们的人发现。
瓦拉昌的每一个生物都会产生狡猾的伪装、毒液、诡计或陷阱。这里没有什么是安全、毫无防备,或表里如一的。

埃路班巴河Eirubamba River
野花、诱人的水果和草药生长在埃路班巴河周围的森林和海岸中。但大多数雨林掠食者都不会靠近这条河流,因为他们畏惧稀有植物中成群的巨黄蜂。

奥赛洛Oselo
黑暗领主查库娜的家乡奥赛洛显得繁荣而轻松,这里的人们对商人和游客都十分友好。在白天,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但一到晚上一切都变得不同了。猎手们变化成黑豹或豹猫和形态,成群地在丛林深处漫游。他们协助查库娜的狩猎并带着肉食返回家园。事后,潜在的不安感会弥散在村落之中。一场精神斗争折磨着聚居地,人们在和平生活的意愿和遵从查库娜的意志之间苦苦挣扎。
奥赛洛的居民偶尔也会收留一些桀骜的外人,让他们免遭心之试炼。一旦被接纳进村落,他们必须通过加入的仪式来证明自己,仪式的重点是在没有任何工具的情况下在丛林中生存一周。

帕塔拉树屋Pantara Lodge
瓦拉昌的权力之座,帕塔拉树屋是一系列森林树冠之中串在一起的茅草屋建筑,其下是被丛林再度占据、杂草丛生的城堡废墟。查库娜的家中只有简陋的必需设施:一个军械库,一间医务室,还有一间兽栏。查库娜的移位兽猎伴亚娜在这里陪伴她。
在帕塔拉树屋仔细聆听的人会在夜里听到呢喃的声响。这些低语来自乌里克··卡尔科夫的头颅,他是瓦拉昌被废黜的黑暗领主,在树屋中心的一处隐藏房间中,他的头颅仍在吐露着诅咒和秘密。

舒兰Shuaran
舒兰的精湛战士们不会像奥赛洛的猎手那样改变形态,尽管这里也能找到奥赛洛的逃亡者,他们相信查库娜的统治遭到了诅咒,并在这里逃离她的庇护。和查库娜的规矩相反,舒兰人深深害怕黑暗领主,并可能会帮助反抗她的人。舒兰人会以一种扎人的、易被冒犯的荣誉感来定义他们与陌生人的关系。在亚库姆海滩的南面,舒兰人一直防范着当地狡猾的啼猿。村落中随时都能听到远方传来它们轻柔而危险的啼鸣。

亚瓜拉之心Yaguara’s Heart
作为瓦拉昌最秘密之处,亚瓜拉之心位于帕塔拉树屋西南方向迷宫般的山脉中心。在这处峡谷里,有一座摇摇欲坠的小神庙,坐落在险峻的悬崖与茂密的森林之中。在神庙下方的涂满鲜血的洞穴里,有一座石头祭坛,上面供奉着黑暗领主查库娜仍在跳动的心脏。一位有野心成为黑暗领主之人能够在这里进行一项仪式,吃下她的心脏,取代她成为瓦拉昌的统治者,或者将她摧毁,并将雨林知性的愤怒释放到所有被困在它边界之内的人身上。只有查库娜自己,移位兽亚娜和冯·卡尔科夫的遗骸知晓查库娜心脏的位置和如何获得她的力量。

 

查库娜Chakuna
在瓦拉昌,一位黑暗领主的陨落必然导致另一个的崛起。对查库娜而言,她陷入了一个血流不止的循环。她被赋予她力量的森林困在其中,压迫者的工具成了她痛苦统治的手段。
黑暗领主乌里克··卡尔科夫从前统治着帕塔拉城堡,一座象征着暴政和折磨的要塞。他从那里出发猎杀瓦拉昌的人民以供消遣。在数不清的岁月中,他的狩猎变得愈发复杂,冯·卡尔科夫找到了最稀有也最危险的猎物——查库娜的人民,奥赛洛人成为了他最喜欢的目标。
奥赛洛人是猎手和丛林的子民。但在月光照耀下,他们中的许多会长出毛发和利爪,显露出作为警觉而危险的兽化人的本性。在查库娜十几岁时,冯·卡尔科夫已经将可怕的狩猎变成了有规则的比赛。他将她的族人猎杀到濒临灭绝的边缘,并以关闭边界将他们困在迷雾中来阻止他们逃跑。
查库娜发誓要拯救自己的人民。她自发地参加了狩猎赛,不惜一死要击败冯·卡尔科夫。她发誓要不惜一切代价击败黑暗领主,但她很快就明白要另一个怪物才能击败一个怪物。查库娜发现了冯·卡尔科夫的弱点,将帕塔拉城堡付之一炬,并留下了前黑暗领主的头颅。

查库娜的力量和权限Chakuna’s Powers and Dominion
查库娜在击败乌里克··卡尔科夫后获得了黑暗领主的身份。然而,在这一过程中,她也发现了关于瓦拉昌自然本性的可怕真相。她如今是为了维持这个领域和掠食者与猎物的轮回而活。查库娜的资料和虎人weretiger类似,但她的野兽和混种具有黑豹的外观。
无心Heartless. 查库娜字面意义上的没有心脏。在她与冯·卡尔科夫抗争的高潮,她用手指从胸口中扯出了自己的心脏,将它放在亚瓜拉山迷宫的中心,然后她取走了冯 ·卡尔科夫的心脏并吃下取而代之。通过这样做,她获得了冯·卡尔科夫的力量和不朽生命,并将瓦拉昌据为己有。在亚瓜拉之心,迷宫相连的神圣中枢,查库娜的心脏仍在搏动,如同与大地连在一起,永不分离,和雨林一般健壮。然而,和一切活着的生命一样,她和领域的联系必须不断维持。如同生命吞噬生命。因此,查库娜将被猎杀者的鲜血献给这片土地,以保持她对力量的控制。如果她不这样做,这片领域的动物和植物便会变得满怀敌意,威胁要消灭所有的居民。
心之试炼The Trial of Hearts. 查库娜已经将她必须许诺的屠杀正式化,用来维持她与土地的联系。这是一场仪式性的战斗盛会,被称作心之试炼(详见下文)。
关闭边界Closing the Borders. 当查库娜选择关闭边界时,海洋会变得波涛汹涌,雾气会从地上升起。除了它们的正常影响(见本章开头迷雾的影响)外,瓦拉昌的迷雾是移位兽和其他致命捕食者的家园,它们会攻击遇到的一切生物。

查库娜的折磨Chakuna’s Torment
查库娜与瓦拉昌的联系不同于大多数其他黑暗领主与领域的连接,因为她自愿形成了这一纽带。她必须无休止地在这片土地上洒下鲜血,以确保自己的存活并保护她的人民不受这片恶土的伤害。而这样,她发誓要停止的狩猎就以她的名义而延续下去。她会保护自己的人民不被屠杀,但公平地狩猎其他的瓦拉昌人。

扮演查库娜Roleplaying Chakuna
生命的罗网在瓦拉昌扭曲出一个单独的恶毒意志,它要求查库娜证明自作为它的守护者和顶级捕食者的价值,否则就会转而吞噬她的人民。作为回应,查库娜狡猾、无情和记仇。她变得开始喜欢玩弄食物——而她有一整个领域要喂养。
人格特质。我对我所捕猎者毫无亏欠。他们不过是猎物。
理想。如果我比你聪明,那么我应当活下来,而你只配死掉。
牵绊。我的人民是最强壮的人民,而我要确保他们的生存。
缺陷。每个人、一切东西都会撒谎。只有做好他人背叛的准备,猎手才会存活。

 

瓦拉昌的冒险Adventures in Valachan
瓦拉昌迫使冒险者们在荒野中求生,而这荒野不仅满怀敌意,还在积极地试图毁灭他们。其他恐惧领域的恐怖所采取的形式是邪恶的反派或可怕的怪物,但在瓦拉昌,这片土地才是最大的威胁,而这片土地凶残的黑暗领主则像对待武器一样打磨着这些威胁,
心之试炼将恐怖牢牢钉在瓦拉昌的土地上,但这里危机四伏的荒野威胁着所有探索这片大地的人。除了天然的雨林捕食者,恐龙和移位兽也在领域中四处游荡。这里多种多样的植物生物包括邪恶的枯萎怪,残暴的树人和操纵人心的树精,所有这一切都反映了土地潜在的对鲜血的渴求。这片土地上的民族——奥赛洛的黑豹人,舒兰人和偏远的蜥蜴人部族都可能会为外来者提供帮助,但他们不会容忍侮辱他们生存方式或让查库娜的愤怒降临到他们头上的外人。没有探索危险荒野经验的人能够寻找一位向导来帮助他们,奥赛洛人特别愿意提供这样的服务。
瓦拉昌提供了夸大玩家和角色所知的一切自然威胁的机会。生存技能在导航穿越雨林、判断什么样的生物对一具尸体造成了伤害以及了解不同的毒液对丛林求生者会带来什么样的折磨上体现了宝贵的价值。这片大地的原始力量表现为环境危害,如突如其来的风暴,垂直流沙构成的峭壁以及自然形成的落穴和陷阱。低语的幽谷、肉食的植物和诅咒的风则显而易见地表现了荒野的饥渴。
在计划在这一领域的冒险时,考虑瓦拉昌冒险表格中的情节

瓦拉昌冒险Valachan Adventures
d8   
冒险Adventure
1   
奥赛洛人高兴地收养了一位新成员加入他们的社区,但当查库娜出现并要求所新来者必须参加心之试炼时,仪式上爆发了冲突。
2   
舒兰武士们请求帮忙猎杀一只屠杀他们人民的巨大剑齿虎saber tiger。他们不会提到他们最近丢失了费尔科维克之猫Cat of Felkovic,一件类似异能塑像figurine of wondrous power的智能魔法物品,它能召唤出一只猫科动物杀手。
3   
一只智能巨蜘蛛giant spider从被称作鞭蜘蛛议会(the Council of the Whip Spider)的洞穴中出现。它要求奥赛洛人献上一份祭品,否则瓦拉昌的每一只蜘蛛生物都会攻击这座村落。
4   
被称作无情主母雷克斯暴龙 tyrannosaurus rex在化石森林中横冲直撞,她狩猎场中一些异常状况激怒了这头野兽。
5   
安夸拉高原周围湖泊中的蜥蜴人lizardfolf发现了一处被淹没的废墟,并从中释放出一只底栖魔鱼aboleth,它现在将他们困住并加以奴役。
6   
遵循着冯·卡尔科夫的意志,野兽外形的树人treant活动起来,并对帕塔拉树屋发起围攻。
7   
商船黄道号在吉鲁岛搁浅,水手们希望帮助打捞其他失事残骸并逃回海里——最好在查库娜注意到他们之前。
8   
一群死去的移位兽在三诡湾被冲上岸。愤怒的查库娜在丛林中四处搜寻,杀死一切她怀疑参与到这项罪行中的人。

心之试炼The Trial of Hearts
那些毫无准备便冒险进入瓦拉昌的人可能会和查库娜发生冲突,成为她在致命的心之试炼中的猎物。类似以下的场景可能会导致角色们参与试炼。
无意之罪Unwitting Criminals.角色们来到瓦拉昌寻找一种神奇植物、稀有生物或独特物品——而当他们发现他们的目标对本地人有着神圣的意义时,他们被俘虏了。为了自救,外来者必须参加心之试炼。
致命的绕路Deadly Detour. 在其他地方旅行时,队伍遭遇了海难或被致命的捕食者所伏击。他们在瓦拉昌醒来,而查库娜将他们当做是入侵者。
摄魂迷雾Mindtaker Mists. 迷雾将角色们的意识转接到帕塔拉树屋的客人们身上。无论他们是前来消遣的猎人、毫无戒心的外地贵族,还是娴熟的本地武者,他们都很快就会发现,查库娜的热情好客之下有着致命的其他意图。请参阅第四章的求生者部分,来使用能够代表即将被捕猎者的选项。


试炼的规则Rules of the Trial
在一些满月之夜,查库娜会从她的领域中挑选15个她认为值得捕猎的灵魂。她会将参与者们带到帕塔拉树屋,彬彬有礼地对待他们,然后定下试炼的规则:
·
参赛者能够组成小队或者选择独自参加。
·
一旦在试炼开始前组好队伍,参赛者之间便不能结盟。
·
参赛者必须抵达两座神社中的一座:一座在吉鲁岛上,而另一座在安夸拉高原被称作伤痕的湖泊之间。
·
参赛者可以在第二天黎明时离开帕塔拉树屋。而当天晚些时候,在黄昏时分,查库娜会和她所选择的猎伴们一同追猎参赛者,并试图杀死她在神社之外遇到的任何人。
·
参赛者可以以任何理由互相残杀,特别是为了抵达神社。
·
试炼不会因为任何理由停止,直到查库娜抵达两座神社并承认那里的胜利者。
·
获胜者会被护送到舒兰,并从那里离开瓦拉昌。
·
失败者会被留在丛林中腐烂。
·
违反规则将被处以死刑。
查库娜在试炼进行时会关闭她的领域边界,并且她能随心所欲地改变狩猎规则。比如说,如果她过早地捉住一位选手,她可能会提出如果他们牺牲一只手臂喂给她的野兽,她就会释放他们。

在瓦拉昌旅行Travel in Valachan
瓦拉昌的荒野中布满难以逾越的雨林、犬牙交错的悬崖和致命的激流,而探索领域或参加心之试炼的角色必须穿过这些致命的荒野。瓦拉昌的地图可以从奥赛洛人,舒兰人或查库娜那里获得。
该领域的丛林是困难地形,会让队伍的行进速度减半,这意味着角色只能以每小时11/2英里和每天12英里的速度在领域中的大部分区域移动。角色能够选择快速或慢速的旅行步调,效果详见《玩家手册》。
会飞行的角色会发现他们的飞行被强风(效果上为困难地形)所减慢,并可能会面对致命的空中生物,如奇美拉Chimera鸟妖harpy翼龙pteranodon。查库娜也可能会为心之试炼增加禁止飞行和魔法旅行的规则。如果她这样做,迷雾会帮忙执行这些规则。
作为瓦拉昌的黑暗领主,查库娜不会受到荒野中困难地形的阻碍。比起持续描述查库娜在狩猎中如何跟踪角色,不如让她现身观察和戏弄其他参与者,然后在最为戏剧化的时候挡在角色们面前。

试炼中的危险Dangers of the Trial
瓦拉昌提供了数千种死亡方式,而角色们在心之试炼中会遭遇其中许多,包括丛林捕食者、活化植物和移位兽。选择吉鲁岛作为目标的人必须穿过危险的水域才能抵达,而前往伤痕之湖的选手则必须攀上高耸的安夸拉高原。另外,角色在区域中每移动1小时,根据瓦拉昌狩猎表格投掷一次遭遇。快速步调移动的角色根据表格投掷两次取用较低的结果。慢速步调移动的角色根据表格投掷两次并取用较高的结果。

完成试炼Completing the Trial
在吉鲁岛和伤痕之湖,一座高架上的神殿提供了心之试炼期间仅有的安全所在。当查库娜抵达神殿时,她在里面看到的选手——或者是她声称获胜的人将会赢得试炼。查库娜是否遵守试炼的规则取决于你。
最终,彻底摆脱查库娜需要找到她的心脏并将之销毁。这会阻止查库娜在被杀死后复生。如果角色们知晓查库娜如何吞食了冯·卡尔科夫心脏并取代他成为黑暗领主的秘密,那么他们中的任何一位都可能会寻求类似的道路。这样需要一位角色用自己的心来代替查库娜的心脏。否则这片土地会奋起反抗并试图杀死领域中所有的智慧生物。接过查库娜衣钵的人能够确保他们盟友的安全,但瓦拉昌却成为了他们永远的监狱。

瓦拉昌狩猎事件Valachan Hunt Complications
d20   
情节Complication
1   
查库娜出现并发起进攻。投掷一枚骰子。如果你的出目为偶数,这会发生在另一个事件过程中,你可以根据表格再次掷骰。如果出目为奇数,查库娜会突然发起攻击,而没有其他事件。
2   
茂密的树叶,沼泽,密密麻麻的虫云减慢了角色们的行进速度。队伍选择一位角色,他必须通过DC14的感知(生存)检定,否则队伍的旅行速度在接下来一个小时内下降一半(在困难地形的速度减少之外)。
3   
该区域布满了查库娜设下的恶陷阱。一个随机角色必须成功通过DC15的感知(察觉)检定,否则落入一个尖刺陷坑(见地下城主指南)。
4   
甲伏怪Chuul枯藤怪vine blight、或僵尸瘟疫传播者zombie plague spreader(见第五章)伏击了队伍。
5   
角色们发现了一株捆着绳子的树。一个或多个肿胀的心脏挂在枝头的绳子上。投一颗骰子。如果结果为偶数,心脏看起来可怕但并没有危害。如果结果为奇数,1d6颗心脏会有切齿类型的死亡之颅death’s head(见第五章)的怪物资料并发起攻击。
6   
成群的昆虫、顽固的水蛭或其他寄生虫折磨着队伍。每个角色必须通过DC16感知(生存)检定否则获得一级力竭。对疾病免疫的生物不会受到寄生虫的不良影响。
7   
队伍遇到一位德鲁伊druid绿鬼婆green hag移位兽displacer beast,它并非狩猎的一部分。如果一位角色通过DC16的魅力(说服)检定,该生物会为他们指出一条路线,让他们在接下来一个小时内以双倍速度移动,并避免在这段时间结束时根据表格投掷遭遇。
8   
一位独身一人的选手或一队选手——角斗士gladiator斥候scout部族武者tribal warrior试图伏击队伍。
9   
德鲁伊语的低语从枝头或地上的裂缝中喃喃传出。它们重复着一个字眼:血。
10   
一位绝望的选手出现在队伍面前。投掷一枚骰子。如果结果为偶数,这位竞争对手会身受重伤,语无伦次并产生幻觉。如果结果为奇数,这位选手会主动提出帮助对方打破试炼规则,但几秒钟后就被丛林中射出的箭矢射杀。
11   
恐龙、巨毒蛇giant poisonous snake多头蛇蜥hydra对队伍发起了攻击。
12   
一座索桥是穿过河流或峡谷的唯一方法。每个角色必须通过DC10的敏捷(特技)检定才能过桥,否则会落入60尺下的丛林或水中。这座桥具有AC1116生命值,免疫毒素和心灵伤害。
13   
队伍发现了一处荒草萋萋的废墟。一位通过DC18的感知(察觉)的角色会看到一面浮雕,上面有一个面目可憎的人物撕开了自己的心脏。
14   
一位随机角色必须成功通过DC14的感知(察觉)检定,否则会落入流沙(见《地下城主指南》)之中。
15   
黑豹Panther移位兽 displacer beast、或黑豹人(虎人weretiger)试图伏击队伍。
16   
角色们发现了竞争对手的尸体。投掷一枚骰子,如果结果为偶数,尸体身上带有一瓶治疗药水。如果结果为奇数,尸体的心脏则已经被挖走了。
17   
队伍选择一个角色进行DC16的感知(生存)检定。如果检定不通过,则队伍会迷失方向。角色们一个小时之后才会意识到,他们已经在错误的方向上距离原定的位置偏离了1d4英里。
18–20   
没有事件